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臨時公告欄
東方.時事漫談2019年07月23日
 
 
 
 
 
 
《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漫談》
 
2019年7月23日
 
 
 
英國召見伊朗最高外交官 防相稱扣船系“敵對行爲”
 
【倫敦消息】據有關媒體7月20日消息,亨特與紮裏夫通話,對伊朗扣押英國油輪一事表示極度失望,“剛剛和紮裏夫通了電話,對上周六他向我保證伊朗希望緩和局勢表示極度失望,他們的行爲與此相反。”
 
亨特還表示,“如果我們想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就必須采取行動,而不是空談。英國航運必須而且將受到保護”。據亨特描述,紮裏夫當時表示,伊朗希望解決問題,不尋求(沖突)升級。
 
無人機擊落事件陷羅生門:美國堅稱擊落,伊朗矢口否認
 
【華盛頓消息】據有關媒體7月20日消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在其官方網頁公布了伊朗無人機在執行任務時錄下的視頻資料和路線圖,以駁斥美方之前關于擊落伊朗無人機的言論。
 
在發表的聲明中,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稱無人機錄下的視頻顯示,伊朗無人機從美國海軍兩棲攻擊艦以及隨行的五艘艦船進入霍爾木茲海峽起,就一直全程跟蹤記錄了3小時,其間並沒有受到來自美方的任何警告及攻擊。
 
然而美國總統特朗普7月18日說,當時這架伊朗無人機靠近美國海軍兩棲攻擊艦“拳師”號,威脅到艦只和船員安全並且無視警告,“拳師”號隨後“摧毀”了這架無人機。
 
 
●伊朗在這個時間玩“扣船遊戲”必然會在西方早已精心設下的圈套中越陷越深
 
 
【時事漫談】在東方時事解讀的觀察與評估中,我們認爲:在伊朗油船在直布羅陀海峽被英國非法扣留的第一 甚至第二時間沒有做出強硬表態後,由于其真正的底線已被西方全面洞悉,伊朗在這個時間玩“扣船遊戲”必然會在西方早已精心設下的圈套中越陷越深。
顯然,如果站在西方的角度去看,那麽,伊朗所謂的“希望解決問題,不尋求(沖突)升級”的態度,以及要求與西方國家談判解決問題的態度、其本身就已經將伊朗決策層的混亂和軟弱性暴露無遺。
 
西方想要的並不是與伊朗進行什麽談判,而是通過一系列的手段最終迫使伊朗政府屈服。西方精心准備了一攬子“最後的書面文件”,並將其抛給伊朗,伊朗的選擇只有回答“同意”或“不同意”。即便是伊朗表現出“容我思考”的態度,在焦急于時間的西方看來、也會直接等同于“不同意”、從而會立刻升級所謂“關鍵壓力”的施壓手段。
 
于是,爲了能夠讓伊朗盡快屈服,在所謂“關鍵壓力”層面上,明顯升級層面的後續手段就“順理成章”的出現了:這就是第二條新聞素材中提到的“伊朗無人機被擊落”事件。由于美國方面堅稱擊落,而伊朗方面矢口否認,從而讓這一事件陷入“嘴炮橫飛”的羅生門。
 
值得強調的是,對于這次事件,無人機是否被擊落並不是重點,重點則在于美國的戰略測試,以及被測試的伊朗在“無人機被擊落”之後的第一、二時間,最終會做什麽反應?更或者是“沒有反應的反應”?
 
●伊朗的這種辯解、在西方眼中顯然是蒼白無力的
 
而從實際情況看,伊朗在事件發生第一時間並沒對美國足夠強硬的警告信息采取相關行動,而是自顧自的與美國就是否被擊落問題打起了“新聞中所描述”的嘴巴官司。
 
伊朗的這種辯解、在西方眼中顯然是蒼白無力的,只能更進一步暴露了伊朗“並不敢與美國(西方)不惜軍事沖突”的真實心理狀態。于是,被伊朗擊落了一架無人機的美國、這次反手也利用一個無人機事件,再次成功的將這次“無人機擊落”事件打造成一架可以窺探、並真實反應伊朗決策層真實底線和決心的、無形但卻絕對有效的“戰略偵查無人機”,且在探知伊朗決策層真實底線和決心後迅速升級後續行動。這也是東方時事解讀之前多次和大家提到的,西方的慣用伎倆——伴隨戰略攻擊的戰略測試手段。
 
●通過這一無人機事件,伊朗暴露出“妥協得不徹底,抗爭得又不堅決”
 
類似的例子還有在伊朗外長前去美國談判的過程中傳出所謂伊朗方面答應就所謂“導彈問題”與美方談判的傳聞。而熟悉東方時事解讀的朋友們都知道,當初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的借口就是所謂“導彈問題”,即:伊核協議僅僅約束了伊朗在造“彈(原子彈)”的層面上確保安全,但在造“槍(導彈)”的層面上卻沒有絲毫保障。顯然這是一種極其無賴且無恥的做法,其意圖就是在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層面上找茬退出協議,並恢複美國、其實也是包括歐盟在內的、整個西方的、對伊朗的全面制裁。
 
雖然伊朗官方在後來就“導彈問題”加以澄清,但顯然,與扣船時間、無人機事件一樣都明明白白的將伊朗決策層那種“打又不敢打,投降又不甘心”從而在美國(西方)的關鍵壓力下折射出“決策困難、行動混亂”的決心不足,而這又明顯折射出伊朗面對所謂“關鍵壓力”暴露出一種“妥協得不徹底,抗爭得又不堅決”的真實心態。
 
而第一時間收到這一信號的西方便毫不猶豫的在所謂“無人機擊落”事件後迅速在“關鍵壓力”的層面上“再上一層樓”。爲了更好的討論話題,我們再來看兩則新聞素材。
 
 
美伊劍拔弩張之際 美軍士兵在波斯灣落水“失蹤”
 
【華盛頓消息】據有關媒體7月20日報道,美國海軍日前發表聲明稱,一名美國海軍水手從“亞伯拉罕•林肯”號航空母艦上落水,搜救行動正在進行中。目前,美國、西班牙和巴基斯坦的四艘軍艦正在尋找這名“失蹤”的水手。
 
美國中央司令部:美正在籌劃保護中東航運的行動
 
【華盛頓消息】據有關媒體7月20日報道,19日收到的美國中央司令部的一份聲明中稱,美國正在籌劃一個代號爲“Strazh”的國際行動,旨在讓中東的海上航線變得更加安全。
 
聲明還指出,該行動的目的是“促進海上穩定,確保通行安全,並緩解整個波斯灣、霍爾木茲海峽、曼德海峽和阿曼灣國際水域的緊張局勢。”此外,美國中央司令部稱:"美國代表繼續與歐洲、亞洲和中東的盟國及夥伴協調Strazh行動的細節和能力,以確保該地區航行自由並保護至關重要的海路。"
 
【時事漫談】當所謂美國水兵失蹤的問題被抛出後,不難想像,人們在第一時間最容易想到的就是“七七事變”。
1937年7月7日夜,侵華日軍在北平西南盧溝橋附近演習時,借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第29軍嚴辭拒絕。日軍遂向中國守軍開槍射擊,又炮轟宛平城。第29軍奮起抗戰。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七七事變,又稱盧溝橋事變。
 
●圍繞這一事件,西方可操作的切入點有許多
 
在這裏,我們暫不去追究所謂的美國水兵失蹤事件是真是假,至少在實際層面上,不論是在曆史層面,還是在現實層面,圍繞這一事件,西方可操作的切入點有許多,比如:
第一,這可以給西方在所謂“關鍵壓力”的層面上進一步采取升級行動以借口。
第二,也可以給“美國中央司令部:美正在籌劃保護中東航運的行動”這種計劃以“快速展開的借口”。
因此,我們也非常警惕地看到,爲了找這個玩丟了的美國大兵,美國已經糾集了一個包括巴基斯坦在內的,打著“搜索水兵”與“保衛航行自由”的旗號,啓動“聯合護航艦隊”的進程,繼而就此展開對伊朗進行軍事封鎖的進程。
 
●今天打著“搜索水兵”旗號進行搜救的“多國聯合艦隊”,後天會指向哪裏?
 
可以說,一只以美國爲首的、初期目標直指伊朗、最終目標指向中國的所謂“多國聯合護航艦隊”正在快速形成之中。
也可以說,今天打著“搜索水兵”旗號進行所謂搜救的“多國聯合艦隊”,就是明天打著“保衛航行自由”對整個波斯灣、霍爾木茲海峽、曼德海峽和阿曼灣國際水域進行軍事封鎖的預演。
還可以說,今天打著“搜索水兵”旗號進行所謂搜救的“多國聯合艦隊”,後天還會將其行動方向指向馬六甲海峽、甚至中國南海。
 
因此,在“英國扣船”與“丟了一名美國大兵”之後,其潛台詞就是,如果伊朗政府仍然不肯妥協,在一攬子“書面文件”上簽“同意”的話,那所謂的護航艦隊就會如期而至,這一點從上面給出的第二條新聞素材中可以得到很好的側證。
 
顯然,針對包括巴基斯坦在內的“多國聯合艦隊”一旦開始針對伊朗進行所謂的封鎖或護航,伊朗就徹底喪失了封鎖霍爾穆茲海峽的能力。因爲那個時候,伊朗再去動手,勢必就會威脅整個“多國聯合艦隊”,從而與天下爲敵,這無異于在同時挑戰所謂的“國際社會”(西方主導的),伊朗也將徹底站在大多數國家的對立面,這對伊朗政府而言顯然是無形的巨大壓力。
 
最爲不可思議的是,在西方找“借口”以打造“多國聯合艦隊”、從而准備對伊朗進行海上軍事封鎖的同時,伊朗方面卻突然改口,將原來扣留英國船只的性質從“維修搶救”變爲“依法扣留”,顯然,這正中了“欲維護霍爾木茲海峽航行安全”的西方的下懷,無異于授人以柄。
 
●面對所謂的“關鍵壓力”,伊朗決策層的慌亂、不知所措的狀態已經暴露無遺
 
由此可見,面對所謂的“關鍵壓力”,至少到目前爲止,伊朗決策層的慌亂、不知所措的狀態已經暴露無遺。而在外界看來,這意味著伊朗決策層已經基本喪失了對局勢的基本判斷、評估能力和有效掌控能力,伊朗的決策層內部或已經出了大問題。
 
這也意味著國際社會,比如俄羅斯、巴基斯坦、中國會開始針對“面對西方的關鍵壓力,伊朗的決策有問題、甚至有大問題”的現實、去評估、或調整相應的應對預案,而基于伊朗近年來的實際表現,這種評估也好,調整也罷,其主調當然會是“伊朗就要向西方屈服了,或者遲早會向西方屈服”,因此,這種評估與調整的結果,總體上,至少在中東方向、必然會讓整個形勢變得讓伊朗更加無助、甚至是孤立!比如,伊拉克,會更加明顯地與伊朗拉開距離、甚至走向公開對立!
 
●其第一步的操作目標、恐怕就是伊朗進行進出口貿易的油船與商船
 
而這只美國爲首的“多國聯合艦隊”一旦成型,也就意味著其主要矛頭將會立刻指向、旨在進一步加大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從而會對伊朗進行的全面海上封鎖,其第一步的操作目標、恐怕就是伊朗進行進出口貿易的油船與商船。
 
顯然,上述這一評估,事實上,在方方面面的眼中,正在日益成爲一個“大概率”的局面,在這種情況下,由于“受害人”伊朗在繼續地一味想要通過政治談判、也就是“私下和解”的方式與西方國家去“談”著解決,這就讓以中國爲代表的國際社會無法在“美國、西方其實比伊朗更害怕中東局面失控”的層面,去對伊朗進行更多的戰略策應,尤其是無法以此爲壓力,迫使美國(西方)同意將“組建護航艦隊”的問題推到聯合國層面、去加以解決。
 
●伊朗的失誤,已使得美國(西方)開始覺得“可以”繞開聯合國去“單邊行動”了
 
而經過“伊朗打下美國無人機、美國聲稱打下伊朗無人機”這一回合的角力,目前的危險是,伊朗的失誤,已經使得美國爲首的“多國聯合艦隊”、開始覺得“可以”繞開聯合國去“單邊行動”了,這讓身爲聯合國五常、且擁有否決權的俄羅斯、特別是中國的、始終立足于“伊核協議必須全面得到執行(注:實際上是支持伊朗也可以退出伊核協議去抗爭)”的種種態度與方案,在阻止美國(西方)、通過“聯合護航”的相關操作、以去進一步升級對伊朗制裁的層面上,沒有了著力點。
 
 
●給“旁人”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強烈感慨!
 
 
而據最新消息顯示,伊朗外長紮裏夫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如果美國需要,伊朗將批准同國際原子能機構簽署的保障監督協定附加議定書。這一情況或表明這是伊朗打算在一攬子西方扔給伊朗的“最後書面文件”上簽“同意”的一種變相表態。
但由于時間及其緊迫,急于在南亞方面破局的西方,基于我們前面討論的內容,仍在對伊朗不依不饒,除非伊朗正式簽字“同意”,這其中主要包括的就是伊朗需要立刻重新回到伊核協議中去,且繼續嚴格遵守協議相關條款、從而繼續“美國可以單方面退出,且可任意制裁伊朗,但伊朗卻還得呆在伊核協議之中、繼續受到核協議的約束,且同時眼巴巴地對歐盟所謂的特殊結算通道繼續望眼欲穿”的“極不公平狀態”。毫無疑問,這種狀態,給“旁人”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強烈感慨!
在這種感慨之下,最好的辦法,只能是在繼續“落水撈人”這一原則之下、進一步地做好自己的事情!
 
 
微信號: 東方時事解讀 (idongfang1314)
網站:http://www.lucidato.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東方時事解讀政經學群 (514392786)
東方時事解讀QQG (814124829)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