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國際政治
東方.時事漫談2019年07月26日
 
 
 
 
 
《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漫談》
 
2019年7月26日
 
 
 
 
俄羅斯計劃參加歐盟對伊朗結算機制,提議納入石油
 
【莫斯科消息】據相關媒體7月19日報道,俄羅斯對和歐盟就INSTEX經濟合作一事,很感興趣。如果有跟過的國家參與進來,這個機制也會變得更加有效。
 
據歐盟官方數據,2018年,歐盟每日從俄羅斯進口原油接近300萬桶,比伊朗2017年末被美國制裁前的原油總出口量更高。如果俄羅斯加入INSTEX,且不懼怕華盛頓“長臂制裁”的風險,理論上就可從伊朗輸入原油,提高INSTEX賬面上伊朗出口商品的價值。如此操作下,伊朗的原油並未真正出口到歐洲,後者買到的將是俄羅斯的原油。
伊朗外長就伊核問題釋放積極信號 外交部:希望美方放棄極限施壓的錯誤做法
 
【北京消息】2019年7月19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
據報道,伊朗外長紮裏夫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如果美國需要,伊朗將批准同國際原子能機構簽署的保障監督協定附加議定書,但美方必須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中方始終認爲,遵照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要求,完整有效執行全面協議,是解決伊核問題、緩解當前緊張局勢的唯一現實有效途徑。當前形勢下,各方尤其應保持冷靜、克制,堅持在全面協議框架下對話解決問題,同時承擔起自身責任,確保協議權利和義務的平衡,特別是保障伊方經濟紅利,維護協議的有效性。
我們注意到紮裏夫外長的有關表態,認爲其中釋放出願意尋求折中解決方案的積極信號。希望美方能夠積極回應,放棄對伊制裁等極限施壓的錯誤做法,避免阻撓全面協議執行,尊重各方合法權益,爲在相互尊重、平等對話的基礎上解決彼此關切創造條件。
 
 
 
 
【時事漫談】基于之前我們對歐洲對伊朗提供的所謂結算機制的定性、去觀察俄羅斯打算就INSTEX機制與歐盟合作一事,則我們不難看出:俄羅斯距離實質性加入大歐羅巴計劃已經非常的接近了。
 
●伊朗之前一步錯、步步錯的連環表現、客觀上催化了俄對伊政策的顯性調整
 
從某種意義上說,俄羅斯已經在主觀上開始出賣伊朗。如果進一步展開,則俄羅斯此舉更多是站在“歐盟(注:也包括美國)在大雙簧的層面、精心設計所謂‘特殊結算’”的角度、在處理伊朗問題了。
而從國際社會的角度觀察,伊朗之前在應對歐美大雙簧的過程中一步錯、步步錯的連環表現、也在客觀上催化了俄羅斯的這種對伊朗政策的顯性調整。
而在中國看來,俄羅斯的這種心態和表現也就意味著,在承受西方日甚一日的“胡蘿蔔加大棒”的”威逼利誘”下,未來一段,只要價錢合適,俄羅斯調整其南亞政策、也就是對華政策、更或者說“出賣中國重大、甚至核心利益”也將會是極大概率的事情。至少站在中國的角度,是有理由這樣認爲的、也是有必要開始高度警惕的!
 
●一除了伊朗一家之外幾乎全是騙子的“騙子群”似乎就要形成
 
如果在這個層面去觀察與評估問題,那麽,我們也就警覺地注意至:這一消息披露之後、一個更加微妙的細節就表現出來:沖在制裁伊朗第一線的美國對于俄羅斯想要加入INSTEX機制的事情沒有發聲,這當然是一種默許。
 
 
●伊朗的戰略處境可謂已經極其被動、且在正靠近極其危險!
 
這樣,我們也就很容易想到這樣的一幕:在俄羅斯准備加入歐美大雙簧、甚至一並參與對伊朗經濟利益的制裁、國家利益的盤剝之際,一個本質上由“歐(英)、美、以、俄、伊拉克、沙特、埃及、土耳其、卡塔爾等及伊朗自己”組成的“勸說伊朗完全回到伊核協議的”、除了伊朗一家之外幾乎全是騙子的“騙子群”似乎就要形成,而伊朗由于自身的決策混亂和決心不足,已經被西方一步一步的裝進了“籠子”,戰略處境可謂已經極其被動、且在正靠近極其危險!
 
 
●中國只能在“力所能及”的原則上、繼續堅持目前的對伊政策
 
而對于至今仍然在.....堅持“伊核協議應該得到完整執行”從而仍然在“美國單方面退核協議、是伊朗在鈾濃縮豐度上突破核協議上限的原因”....這一層面、給出明顯側重于伊朗之公正辯解的中國而言,盡管本質上、身處這個“騙子群”之外,但由于伊朗“自打下美國無人機”之後“就始終沒有有效的......以彰顯伊朗將不惜與美國-西方軍事沖突、或退出伊核協議或核不擴散條約、也要努力改善目前戰略困境......後續動作”,從而始終缺失相應的決心、且在“英國扣船”之後又在很長時間內沒有“有效的反擊”、繼而一步錯、步步錯、且至今未見伊朗這一錯誤應對,更沒有根本調整,在此現實下,中國也只能在“力所能及”的原則上、繼續堅持上述的這一對伊政策。
 
●這顯然是在“公開、但非正式地理解”伊朗
 
這一點,我們在第二條新聞素材中能夠很清楚的看到,中國再次重申“遵照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要求,完整有效執行全面協議,是解決伊核問題、緩解當前緊張局勢的唯一現實有效途徑”,其背後的真實含義就是,目前的伊核協議是不完整的,從而已經是無效的,無條件要求伊朗遵守伊核協議本身就是單方面的、不公平的,這顯然是在“公開、但非正式地理解”作爲當事人的伊朗“完全有理由不去遵守”。
 
 
●東方時事解讀所建議的“三種方式”
 
然而,伊朗本身本質上並沒有按照東方時事解讀所建議的“三種方式(注:也就是三種應對思路)”,即:
 
第一、充分利用好目前中國本質上奉行的“伊朗敢賣,中國就敢買”這一最大外部策應,以一種不惜與美國(西方)直接發生軍事沖突的決心,以武裝護送原油出口的方式,一方面,以此決心與能力,將原油持續且大量地出口到中國,以緩解伊朗目前因爲石油被禁運而帶來的極端惡劣的經濟現狀。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是以此“決心與方式”最大限度地威懾美國(西方)不得將制裁的口徑擴大至對伊朗至關重要的糧食或能源進口的層面上,否則美國(西方)必然承受或導致中東局面全面失控的軍事沖突;
 
這樣,只要迫使目前仍然不敢面對局面全面失控的美國(西方)“繼續陷入決策困難”的狀態,就有可能令西方因顧忌以“中俄”爲核心成員的國際社會順勢出擊、而不得不在進一步落實針對伊朗的封鎖和制裁上大打折扣。
 
第二、如果不能下決心選擇第一,那麽,也可以選擇立刻退出“因美單方退出、從而早已不公平繼而已完全失效”的伊核協議,甚至可以同時選擇退出《核不擴散條約》,立刻全面啓動核進程,從而以這種方式,另樣地迫使目前仍然不敢面對局面全面失控的美國(西方)“繼續陷入決策困難”的狀態,就有可能令西方因顧忌以“中俄”爲核心成員的國際社會順勢出擊、而不得不在進一步落實針對伊朗的封鎖和制裁上大打折扣。
 
 
第三、也是最簡單直接的:如果以色列膽敢在敘利亞再次對伊朗軍事目標發動攻擊,伊朗方面就立刻進行堅決回擊,回擊的要點在于“將軍事打擊目標、甚至軍事沖突導向以色列境內,甚至沙特境內”,從而也可以這種方式,迫使目前仍然不敢面對局面全面失控的美國(西方)“繼續陷入決策困難”的狀態,就有可能令西方因顧忌以“中俄”爲核心成員的國際社會順勢出擊、而不得不在進一步落實針對伊朗的封鎖和制裁上大打折扣。
 
 
顯然,至少直到目前爲止,伊朗沒有按上述三種上方式或三個思路去進行正確決策,而是在“一步錯、步步錯”的情況下,再一次“選擇錯誤的時間、簡單地去扣了一艘懸挂了英國國旗的油船”作爲反擊手段,而美國、英國(歐盟)則顯然在有計劃地、順勢利用伊朗這一錯誤,立刻借口“伊朗扣船”而大做文章、意圖順勢組建所謂的“聯合護航艦隊”、從而准備用這一“聯合艦隊”去攔截伊朗海上一切油船,甚至是大部分商船、繼而進一步升級“關鍵壓力”。
而在東方時事解讀的觀察與評估中,顯然,正是在這一巨大壓力下,伊朗又開始一味的“試圖與西方私下和解”(注:有條件地與美國去談重回伊朗核協議的問題,與英國去談所謂的扣船問題)的錯誤選擇。
 
●伊朗這一錯誤選擇的最大錯誤之處
 
面對伊朗目前的決策混亂、決心不定的局面,國際社會也就不得不在“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層面上、對其做出“爛泥巴扶不上牆”的定性。
事實上,這一錯誤選擇的最大錯誤之處,在于它實質上阻斷了國際社會充分利用自己的資源、去“有效幹擾、阻擊西方主導組建聯合護航艦隊”的有效途徑,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也無法在“西方企圖組建聯合護航艦隊”的問題上進行有效幹擾、或有效阻擊,更無法將其上升到聯合國的層面加以堅決反對,從而無法通過自己在聯合國的特殊地位(常任理事國)和作用盡最大可能策應伊朗。
 
同是核問題的主角,通過伊朗與朝鮮處境的天壤之別,我們就能夠更加深刻地理解“想要他助,必先自助”的道理!
顯然,過去多年的角力中,同樣與國際社會有重大利益交集的朝鮮,在多次表現出積極自救之後,國際社會則也始終在爲朝鮮提供了及其強有力的戰略策應,其中就包括大家耳熟能詳之“軍事手段解決朝鮮問題是不可想象”的無限安全背書。
實際上,基于之前的東方時事解讀的相關內容,在敘利亞內戰剛剛爆發的時候,如果伊朗能從“自朝鮮問題多邊會談拷貝而來的伊核問題多邊會談”的事實上,去感悟特別是學習“朝鮮的自助”,即便仍然有“國際社會大多數同意”的前提條件,但本質上,這一前提條件是可以有條件轉化的,換而言之,即便當時“國際社會的大多數不同意”,伊朗本身當時仍有一特定條件可以進行所謂“中東最暴力破局”。
因爲,能否有效改變這一前提條件的核心因素,在于伊朗自身的決心和決策能力,在于伊朗在認識特別是行動層面上、能否深刻把握並勇于選擇“做好自己、撬動別人”這一內因,而非其它外部因素。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過去幾年中、總體上“抵抗不堅決、妥協也不徹底”的伊朗,其實是選擇了另一條路、且一條道走到了今天!
在今天,當以美國爲首的所謂“組建多國聯合護航艦隊”已經可以有借口繞開“中俄”、也就是聯合國,以對伊朗進行進一步封鎖之後,西方主導的、中東段已基本成型的金融防火牆,已經開始向海上有效延伸了。
這也意味著,如果伊朗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仍然不打算在西方抛給伊朗的“一攬子”文本上簽字“同意”,西方就會立刻在“關鍵壓力”的層面上繼續升級對伊朗施壓。
 
●伊朗已嚴重決策混亂,對當前形勢已經基本喪失了正確判斷的能力
 
在西方看來,此時此刻、伊朗仍然是那個伊朗,仍然是那個“抵抗不堅決、妥協也不徹底”的伊朗。
 
 
不僅如此,在東方時事解看來,今天的伊朗,自擊落美國無人機之後,由于在一環接一環的問題上再次出現連續失誤,從而最終招致美國(西方)的關鍵壓力,且在西方所謂“關鍵壓力”的重壓之下,已經嚴重決策混亂,對當前形勢已經基本喪失了正確判斷的能力。
基于我們對伊朗的認識,不難想象的是,只要伊朗繼續這種“(在國際社會眼中)抵抗得不堅決、(對西方而言)妥協得也不徹底”的狀態,那麽,在接下來的“關鍵壓力”的持續升級中,美國(西方)就極可能將之前基于“圍三缺一”的目的、而一直未使用的“對伊朗進行糧食封鎖”、“汽油封鎖”(注:伊朗雖然是能源出口大國,但在石油加工方面則非常薄弱,以至于汽油需要大量進口)等手段,都有可能施展出來、直到“核打擊威懾”爲標志的高潮爲止。
 
不僅如此,從近期在伊朗西部地區不斷出現所謂武裝分子恐怖襲擊伊朗軍事人員的情況看,尤其在伊拉克北部一名土耳其外交官“遇襲身亡”後,在庫爾德人武裝認領襲擊後,土耳其極可能打著“反庫爾德人”的旗號在伊拉克北部、甚至伊朗西部,在土耳其與伊朗邊境交界處制造緊張局面,從而從地面這個“美國(北約)明確不會出動地面力量”的方向,憑借土耳其軍隊是北約內除美軍之外力量最強的陸上力量、配合隨時准備以“准備對伊進行核打擊”將所謂“關鍵壓力”推向高潮的“美以”,從地面直接威懾伊朗,如果局面一旦如此,屆時伊朗的國防力量將會在其西部受到極大的牽制,並因分散部署而導致抗壓能力大幅下降。
 
 
●未來一段,南亞破局也許就在瞬息之間
 
如果我們從這個層面看問題,那麽,由于巴基斯坦總理在7月22日展開的訪美行程期間、已經公開且正式提出“希望美國介入調解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撞關系、介入克什米爾問題”,從而爲西方迫使俄羅斯的南亞政策正式講話、表態搭好講台,如果伊朗未來一段仍然沒有循上述三種方式、或三種思路、從根本性改變這種“抵抗得不堅決、妥協得又不徹底”的狀態,一旦西方進一步確認伊朗將循環進行這種狀態,就極可能將形勢迅速推至巴基斯坦這個暴炸點,從而實現南亞破局。
因此,通過上面的討論,我們想強調的就是:在形勢已經演化到今天的情況下,已經有更充分的理由高度警惕:在西方進一步升級針對伊朗的所謂“關鍵壓力”的進程中,只要伊朗持續沒有改變這種“抵抗得不堅決、妥協得又不徹底”的狀態,則南亞破局也許就在瞬息之間。
 
 
 
微信號: 東方時事解讀 (idongfang1314)
網站:http://www.lucidato.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東方時事解讀政經學群 (514392786)
東方時事解讀QQG (814124829)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