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國際政治
東方.時事漫談2019年08月06日
 
 
 
 
 
《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漫談》
 
2019年8月06日
 
 
 
 
資料:武警新疆演訓場曝光:複制拉登被擊斃時寓所
 
 
【北京消息】據有關媒體2019年8月3日報道,近日,網上流傳出兩張據稱是來自新疆某演訓場訓練設施的照片,有眼尖的網友發現,照片中出現的標志性建築,就是曾經央視新聞欄目的公開報道無意間透露的本拉登被擊斃時藏身寓所的原比例“複制品”。
 
此前央視網報道,在中央7套2017年3月24日的《軍事報道》中,一段題名“張躍做時刻准備出鞘的尖刀”的節目報道,介紹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武警支隊特勤中隊中尉中隊長張躍的片段中,出現了該部特勤中隊反恐訓練場地的鏡頭。該場地位于沙漠地帶,有著小院和三層白色平房,在布局、結構、色調上神似本·拉登最後的住所,也就是美國海豹突擊隊獵殺本·拉登的現場。
 
【小編】由于現在南亞局勢已經是非常緊張,在這個時候流傳出中國方面模擬本拉登住所相關的演習和新聞的畫面,很容易讓人想起當年美軍跨境擊斃本拉登的曆史、以及近期巴基斯坦總理就此事與軍方口徑明顯不一的情況。
 
大家知道,巴基斯坦當年核設施受到印度的“主張解除巴基斯坦的核武裝”這種性質的公開威脅時,應巴基斯坦之邀、中國人民解放軍曾經越境進入巴基斯坦,在非常靠近巴基斯坦核基地的地方,與巴軍共同舉行的那場極具針對性的軍事演習。因此,就有關于武警新疆訓練曝光、複制本拉登被擊斃時寓所的消息,想請東方點評一下,在南亞局勢日益惡化的情況下,這類消息的曝光意味著什麽?
 
●首先體現的第一條是“中國必要時跨境反恐是完全可能且可行的”
 
 
【時事漫談】就此問題,我想強調的是:反恐問題,大家不要拘泥,換句話說,中國極有可能在必要時跨境反恐,直接打掉恐怖組織基地,這是完全可能、也是完全可行的。
 
如果我們就當年美國跨境反恐擊斃本拉登一事,就事論事的話,那就是:當年美軍的行動非常准確、高效。如果說美國可以做到這樣的效果,那麽,中國也可以做到同樣的效果。
 
這對恐怖分子的警告意味十分濃厚,任何恐怖分子,如果膽敢像當年的湄公河慘案一樣的傷害了中國的核心利益,比如、傷害中國公民的生命,或手段極其惡劣,意圖極其歹毒地損害中國的重要利益的話, 那麽,中國不會因爲你在國外就對你沒有辦法,因爲,中國不僅有能力、更有決心遂行跨境反恐。
 
 
爲了更好的展開討論,我們不妨回顧一下當年巴基斯坦的核武庫曾經出現過什麽問題:
 
資料:巴基斯坦核武庫曝光
 
【北京消息】據有關媒體2001年6月27報道,巴基斯坦前軍隊領導人米爾紮·阿斯拉姆·貝格將軍稱,巴基斯坦早在1989年就完成了核武庫建設,而世人至今以爲巴國在1998年試爆第一枚核彈後,才有核打擊能力。貝格還指出,他相信巴基斯坦現在擁有不少于30枚核彈。這是外界首次獲悉巴國核武庫的詳細內情。 
 
 
資料:印度國防部長說巴基斯坦核武庫“非常安全”
 
 
【新德裏消息】據有關媒體2001年10月30報道,對巴基斯坦一向持強硬立場的印度國防部長費爾南德斯,周二在新德裏一次就恐怖主義的研討會上表示,“巴基斯坦核武庫是安全的,並沒有出現可能會落入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手中的危險”。
 
●當年美國“擊斃本拉登”的確有指向巴基斯坦核武庫的意圖
 
【時事漫談】不言而喻,在南亞局勢風高浪急的當前,如果巴基斯坦的核武庫再次出現危險,那我們(國際社會)會怎麽辦?或可能怎麽辦?
 
我們知道,當年美國“擊斃本拉登”的確有指向巴基斯坦核武庫的意圖。我們不妨回顧2011年《東方時事解讀-簡版》有關本拉-登被擊斃一事的描述。原文摘要如下:
.................................
在東方評論員看來,在這個時間點上,華盛頓決策層經過“再三權衡”才終于決定“申領”“正式宣布本.拉登被打死了”這張“精心保留”了多年的“成績單”,顯然有這樣幾層意圖:
 
其一,意圖將“中國的巴基斯坦通道”置于“極其困難的困境”之中。而爲達此目的,通過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再到“正式宣布本.拉登被打死了”、接著是“驗明正身”、迅速將其抛入大海、銷屍滅迹等,這一“一氣哈成”的精密計劃,不過是將“中國的巴基斯坦通道”置于“極其困難的困境”之中的第一步。
 
其二,意圖向中國、特別是巴基斯坦軍方“高調展示”其“在巴基斯坦境內特種作戰”的“特種能力”。
顯然,東方評論員想強調的是,如果我們將目光再延伸一下,美國決策層想展示的這種“特種作戰能力”,更多地是針對巴基斯坦核武器的。
 
換句話說,美國在刻意、“公開”演示“美國具有隨時奪取巴基斯坦核武庫”的“特殊能力”。
 
其三,由于“巴基斯坦核武庫”與“印度核武庫”相伴相生(印度與巴基斯坦的首次核爆的時間只相隔幾個小時)、且還是“巴基斯坦軍方”面對軍力較它強大許多的“印度軍事力量”的關鍵制衡手段。
因此,美國刻意、“公開”演示該“特殊能力”的一個重大意圖就是想讓“印度軍事力量”相信:在關鍵時刻,只要“美印”通力合作,就根本不必擔心來自“巴基斯坦核武庫”的“核威懾”。
 
就在事件發生之後,不久前主動緩和印巴關系(主動放下“孟買恐怖襲擊舊事”;邀請巴基斯坦總理訪印並觀賞板球比賽)的印度,突然放話:“巴基斯坦洗脫不了包庇本拉登等恐怖組織的事實”,並且給巴基斯坦貼上“恐怖分子天堂”的“標簽”,印度軍方甚至揚言必要時也可以“學習美國”、進入巴基斯坦進行“突襲”。
 
而中國再次試飛殲20、並罕見公開“中段反導”試驗“過程圖”,准備向巴基斯坦緊急提供50架“枭龍戰機”,對巴基斯坦提供極其強大的戰略支持。
 
................................
 
●與2011年不同的是,當前的巴基斯坦內部已經出現了變化
 
需要強調的是,今天的南亞局勢,尤其是巴基斯坦局勢與2011年還有一個本質區別,那就是,至少在東方時事解讀看來,2011年的巴基斯坦至少可以對外基本保持一個聲音,而今天的巴基斯坦很明顯的內部已經出現了變化。
 
下面,我們不妨通過回顧2019年4月《東方時事解讀-時事漫談》的一段摘要、體會巴基斯坦內部究竟發生了哪些變化? 相關部分摘要如下:
..........................................
 
資料:巴基斯坦呼籲給總理諾貝爾和平獎 總理:我不配
 
【伊斯蘭堡消息】據有關媒體2019年3月4日報道,巴基斯坦國民議會秘書處上周提交了一項決議,呼籲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伊姆蘭·汗,以表彰他最近在緩解印巴緊張局勢方面發揮的積極作用。3月4日,伊姆蘭·汗通過社交媒體表示,“我不配得諾貝爾和平獎。該得獎的人應該是根據克什米爾地區人民的意願,解決克什米爾爭端,並爲該地區的和平與人類發展鋪平道路的人。”
 
 
【時事漫談】巴基斯坦總理提出這個“誰解決了克什米爾問題,誰就應該得到諾貝爾獎”,,那麽這個“誰”到底是誰呢?是西方?是俄羅斯?還是他們一起?還是更多的人?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就爲克什米爾問題國際化打下伏筆了嗎?
 
很顯然,巴基斯坦總理這樣的“誰解決了克什米爾問題,誰就應該得到諾貝爾獎”說法,會給南亞方面的國家帶來很大的麻煩,克什米爾不僅牽扯印度和巴基斯坦,也會牽扯到南亞,同時衆多國家參與到南亞的話,也會對南亞其他國家帶來的很大的壓力,包括巴基斯坦自己。但是巴基斯坦這樣說,符合西方的需求,所以,我們可以斷定,巴基斯坦內部出現了變化,另外,說不定,就是西方讓巴基斯坦總理這麽說的。
 
......................................................
 
隨著時間的推移,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已經基本驗證了東方時事解讀當時的評估。爲了更好地說明這個問題,我們再來看一段消息與一個細節:
消息 :據媒體報道,伊姆蘭·汗7月23日曾會見特朗普,並邀請他充當印巴關系的調停人,特朗普當時表示,印度總理莫迪同樣希望他可以調解印巴克什米爾問題。不過印度方面第一時間否認了特朗普的說法。
在印度向克什米爾地區大量增兵之際,剛剛訪美回國不久的巴基斯坦伊姆蘭·汗周日在推特上呼籲美國總統特朗普介入調停克什米爾沖突,以避免大規模的“地區危機”。
 
細節:另有一個細節事件是:今年2月14日在印控克什米爾地區遭遇了恐怖襲擊,穆罕默德軍在第一時間認領了這個空襲,。
 
【時事漫談】這個事情我們認爲有些蹊跷,穆罕默德軍是有派別的,是否有叛徒不太清楚,我們認爲存在這樣一種可能性,就是在穆罕默德軍裏面,有一個人他于種種目的,去發布了認領空襲的新聞,而在這個人發布這個認領新聞之後,是無法有人澄清不是穆罕默德的責任。
 
穆罕默德軍是個什麽性質的組織呢?在聯合國那裏有一個長期的說法,就是穆罕默德軍與塔利班關系很密切,不過巴基斯坦這邊是沒有承認這個說法的,中國也沒有支持這個說法,但是以後大家對穆罕默德軍的定性會不會發生變化呢?這個要往後看。
 
穆罕默德軍長期活動的地方就是克什米爾地區,他們的宗旨是把印度控制克什米爾地區收回巴基斯坦。所以,穆罕默德軍在2月14號發動空襲,對他們想把印控克什米爾收回巴基斯坦這件事情,是沒有好處的,半點好處都沒有,所以“穆罕默德軍發動恐怖襲擊”在邏輯上是有硬傷的,除非穆罕默德軍上上下下的腦袋都被驢踢了。
 
對于穆罕默德軍是否發動恐怖襲擊,我們不在這個時候去定性,現在我們要關注的是巴基斯坦去處理了這個事情,巴基斯坦去逮捕了穆罕默德軍頭目的兄弟,這樣一來也就給人以口實,也就是巴基斯坦官方承認了,在克什米爾活動的穆罕默德軍是恐怖組織,那麽相關方就可以找機會在克什米爾地區進行反恐。
 
很顯然,巴基斯坦現政府這麽做是對自己不利的,而巴基斯坦這麽做,說明巴基斯坦內部出現了變化,不以巴基斯坦國家利益爲主的勢力漸漸要占主導,總體上看,南亞出現這種變化,對中國很不利。
 
一旦中國陷入巴基斯坦的複雜局勢,就會牽扯到諸如宗教問題、經濟問題、安全問題、民族問題,甚至還會牽扯到某個組織的定性問題,這也正是中國在幾年前,埃及之亂之後,迅速地南亞減重,是非常有前瞻的一步。
 
●現在已經出現內部變化的巴基斯坦核武庫更多的要靠巴基斯坦自己
 
通過上面的內容,我們很早就觀察到了巴基斯坦內部的變化,而也正是由于巴基斯坦內部已經出現了變化,甚至在這件陳年舊事(美軍跨境擊斃本-拉登)上出現了、甚至“刻意”出現了不一致的聲音,所以,在這個時候,巴基斯坦的核武庫一旦再出現類似當年所遭遇的安全威脅,其安全問題可能更多的要依賴于巴基斯坦自己了。
 
換言之,中國在巴基斯坦內部已出現變化且聲音不一致的情況下,一旦巴基斯坦內部矛盾全面激化,那麽,中國就不太容易像上次那樣、極其有針對性派遣特種部隊與巴基斯坦一起進行聯合軍事演習。當然,如果巴基斯坦內部仍然像以前那樣能夠發出一致的聲音,當然可以提供這種保護。只是一旦這種聲音不再一致,那中國還如何提供這種保護?
 
顯然,這也是中國之前要提前在南亞減重它必然要考慮的一個重要原因。
 
 
●西方在巴基斯坦核武庫安全問題上搞事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需要強調的是,瞄著巴基斯坦核武庫的安全問題搞事,並不是什麽好玩的事情,主要的核大國都知道這一塊各自都有各自的責任。如果西方想到南亞破局想把巴基斯坦搞亂,如果真的在核武庫安全問題上也不顧最後的底線的話,恐怕最終將搬起石頭咋了自己的腳。一旦事態嚴重,其並不因爲巴基斯坦它距離中國很近,中國受到的核威脅就比美國、西方要大。
 
美國的利益在全球各個地方它都集中的體現,所以美國要先想想自己的阿富汗基地,如果再遠點,就要再想想在平洋、印度洋的美軍基地。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一次的局面要比上一次嚴重的多,也就是穆沙拉夫在受到美國的核威脅之後公開向國際社會求救的那一次。那個時候的巴基斯坦政府基本上保持的更像是一個整體。但這一次已經不同了,巴基斯坦的內部已經出現了變化,對外發出的聲音也不再一致。
 
所以說中國在保障巴基斯坦的核武庫安全問題上要想發揮作用,除非巴基斯坦內部能夠重新聚集爲一個整體,並能夠對外發聲一致,否則中國很難在這個問題上起到上一次那樣的作用。而即便是上一次,也是在巴基斯坦政府的邀請下,我們才去的,這一點是無可否認的。
 
顯然,國際社會也要切實地做好這種局面的應對方案,萬一南亞破局最終涉及到了巴基斯坦核武庫的安全,那麽這個局面怎麽去處理?怎麽去面對?可以說,如果巴基斯坦核武庫出了問題的話,那麽對美國,對西方而言,由于它的戰略核心利益就在全球各處(注:美國的軍事基地四處都是,中亞也有),因此,對它們都絕不是福音。這樣,也將意味著全球層面的“核不擴散”成爲每個核大國、特別是“那些個至今都不肯放棄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核大國、尤其是那個至今都在謀求支配全球的西方資本必須得面對與妥善解決的問題,所以說,這是那些一心想在南亞搞事兒的哪些人需要想清楚的,甚至包括印度在內。
 
 至于南亞形勢是否會演化到這一層面,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微信號: 東方時事解讀 (idongfang1314)
網站:http://www.lucidato.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東方時事解讀政經學群 (514392786)
東方時事解讀QQG (814124829)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