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國際政治
東方.時事漫談2019年06月24日(1/1)

 

 

 

《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漫談》

 

2019年6月24日

 

 

(1/1)

 

埃及阿裏什一夥恐怖分子襲擊警察部隊致14人死亡

 

【綜合消息】據當地媒體26日報道,埃及內政部稱,當天北西奈省首府阿裏什的一夥恐怖分子襲擊了位于阿裏什西南部的警察部隊駐紮地區,雙方發生交戰。交火中4名恐怖分子被打死,其中一人引爆了身上的爆炸腰帶,致6名警官和4名新兵死亡。

在被打死的恐怖分子身上發現藏有爆炸物的腰帶、自動槍械和手榴彈等武器。軍方正在追捕其余恐怖分子,相關法律措施已實施,埃及國家安全最高檢察院介入事件調查。

 

【小編】之前,我們在談到中東局勢時,曾經給出一個觀點,即:西方的歐盟和美國通過利比亞的局勢演化,再次向方方面面強調歐美內部現在非常團結。

而與此同時,我們也一直在關注距的一個重要國家,那就是:埃及。而在埃及前總統穆罕默德•穆爾西6月17日在出庭時突然去世之後,對埃及,我們更是關注有加,並給出這樣幾個觀點:

其一,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麽?我們暫時無法斷定。事實就是,穆爾西在法庭開庭審判時,在自辯5分鍾後突然死亡,有消息說他是心髒病突發,真相是什麽?我們暫時不做猜測,可能就像我們之前評論過的許多類似事情一樣,也許真相不重要,也許永遠也不會有真相,事件本身的後續發展,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值得我們去密切關注的。

其二,西方對埃及的控制非常嚴密,歐盟和美國雙方各有一把鑰匙,也就是說,他們雙方合作“就能”且“才能”夠嚴密控制埃及,而近段,我們恰好看到利比亞戰事“奇怪地再起”,也正好說到:西方圍繞利比亞問題是在彰顯“雙方的團結”。

其三, 埃及這個國家的特殊性在于,一,是埃及控制蘇伊士運河,二,是在“大歐羅巴計劃下”的“中東新多邊安全框架”搭建進程中,埃及與沙特一樣擁有特殊角色。

 

●當時,東方時事解讀是如何定性埃及之亂的?大家是否記得?

 

因此,針對穆爾西6月17日在出庭時突然去世一事,我們強調的是:在出現這事之後,更加要關注的就是:圍繞其後續發展,埃及國內是否會掀起大的風浪?比如穆爾西所在的穆兄會,是不是圍繞這個事情大做文章,呼籲要抓到真凶或者找到真相。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的話,我們就要非常關注蘇伊士運河,是否有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的相關消息或動態。

衆所周知,早在八、九年前,埃及之亂的時候,我們就跟大家反複強調這一點。只是,當時,東方時事解讀是如何定性埃及之亂的?大家是否記得?

 

 

 

●    回顧“埃及之亂”與西方資本意圖全面惡化中國外在安全環境的原理

 

 

【小編】當時說,美國利益決策層基于美國資本利益、不惜損害美國國家長遠利益,策劃埃及之亂的意圖,在于:全面惡化中國外在安全環境、特別是經濟安全環境。根據之一,是因爲埃及控制的蘇伊士運河把控著中國、以至東亞至歐洲、中東的海運航線。

 

【時事漫談】大體上是這樣的。埃及之亂時,按照我們當時的評估,在08年科索沃單方面宣布獨立的後續發展中,我們開始反複強調,國際形勢進入了各個大國帶領各自的“重要國家”(比如說對中國而言,朝鮮就是重要國家,巴基斯坦就是重要國家),在大國的核心利益的層面,進行一場涵蓋全世界各種利益的“排列組合”。

 

 

●幾輪的所謂“排列與組合”

 

從那時候開始,就有關于三輪排列組合的比較多的完整論述,所謂三輪排列組合,有各自的特點,比如說第一輪排列組合,主要的線索是圍繞著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直接交手。第二輪排列組合主要是圍繞歐盟和美國之間的直接交手爲主線展開的。第三輪排列組合,就是以中國與美國之間的直接交手爲主線展開的。

中國和美國之間當時的直接交手,比較明顯的事情是,期間包括了“台灣問題國際化”,“南海問題國際化”等等,但是最關鍵的是,經過第三輪排列組合,中國在當時的國際社會,也就是歐盟和俄羅斯的配合與策應下,成功把中美角力的重心從中國周邊(也就是南亞),推向了遠離中國、但卻是美國有著重大利益的中東。這是第三輪排列組合的一個顯著特點。

 

在第三輪排列組合之後,由于有這麽一個顯著的特點,就導致局勢在迅速進入第四輪排列組合的時候,出現了一個重大的事件,就是突尼斯之亂,之後,它馬上溢出,迅速演變爲埃及之亂,這時我們在觀察中,作出一種前所未有的轉折性的判斷,這個判斷就是圍繞埃及之亂來的。

埃及之亂之前,我們當時還在進行第四輪排列組合的觀察。針對第四輪排列組合,東方時事解讀強調它有一個典型特征,就是當時有著戰略協調的中歐俄三方(當時叫國際社會),打算以中東爲主要的戰略平台,輪番上陣消遣美國利益。

因爲中東這裏,更多關乎美國的核心利益(因爲美國是全球霸權),而相對遠離中國、俄羅斯、甚至歐洲的核心利益,因此,我們把第四輪排列組合定性爲,以輪番上陣消遣美國利益這一進程爲主線的排列與組合。

但就是在這個時候、爆發了埃及之亂。

 

 

●這引起了我們的極度警覺

 

事實上,就在突尼斯之亂迅速演化爲埃及之亂的時候,立刻引起了我們的極度警覺,隨後這種警覺讓我們作出一個很明確的判斷,就是第四輪排隊組合有可能終止。

真實的演化也正是如此。當時,大概是在9年前的東方時事解讀中,我們反複強調一個觀點,那就是,我們認爲埃及之亂是美國利益決策層基于美國資本利益層面,作出的一項有損于美國國家利益(也就是美國長遠利益)的決策,如果僅局限在中國層面去觀察問題,則其意圖就是:通過一種伴隨戰略攻擊的戰略測試,去全面惡化中國的外部安全環境。

因爲經過前三輪排列組合,特別是第3輪排列組合的中美直接交鋒,中國在俄羅斯和歐盟(國家利益)的配合下,成功把角力的重心從中國周邊也就是南亞(南亞是當時中國利益的重中之重,美國則極力尋求南亞破局),成功推到了遠離中國的中東。

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利益集團,或者西方資本利益集團明顯地感覺到:

其一,經過三輪排列組合,西方資本利益深刻地認識到:“三邊撕裂”必須取代“南北撕裂”,從而,歐美(西方)須“彌合彼此矛盾”、以合力以解決所謂的南方問題;

其二,也是最核心的,中國是西方最主要的對手,要解決所謂的南方問題,關鍵在于必須盡快解決所謂的中國問題。

所以,東方時事解讀明確強調:西方資本利益,不惜損害美國的長遠利益,也要策動埃及之亂,全面惡化中國的外部安全環境,尤其是全面惡化中國的外部經濟安全環境。這是我們當時對第4輪排列組合和埃及之亂的一個明確定性。

(詳情參閱2011年9月7日《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節簡版》)

 

 

在回顧這些內容之後,我們再來看今天的埃及,大家就能看得更加清楚了。

埃及之亂後,所謂的政治強人穆巴拉克被推翻了,美國一手培植起來的穆巴拉克在埃及執政幾十年。

 

●這就是埃及的政治現實

 

而在他被推翻之後,就是在“歐美利益”仍然處于“利比亞之亂與敘利亞之亂”的角力中,民選總統穆爾西上台,而經過後來的“歐美利益”完成“利比亞與作惡利益的交換”,也就是歐美之間的種種矛盾在開始遊離于歐美平台間西方資本(注:仍由美國資本代言)”的“或調和、或緩和”之後,歐美利益開始合流,也正是在歐美聯手絕對控制埃及的情況下,民選的穆爾西政府就被推翻了。

如果再進一步展開,那麽,這裏的“調和與緩和”明顯從屬于歐美的“利比亞和敘利亞之間的利益交換”,它是在西方資本的居中協調下,歐美資本利益與國家利益之間,歐美國家利益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得到有效的緩和,歐美資本利益之間“很難調和的矛盾”得到了有效的調和之後,歐美內部達成了一個利益交換,實現了歐美利益的初步合流,接著就在埃及出現了“埃及再亂”,把穆爾西給推翻,現在的總統塞西上台執政至今,他當時是埃及軍隊的一名司令,說白了就是一個軍政府、且是歐美聯手把持下的一個軍政府。這就是埃及的政治現實。

 

●很容易從過去的這些結論中去推導今天的狀況

 

而圍繞穆爾西的命運,我們在早年的《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節簡版》裏面也跟大家反複強調過:如果把埃及的這位前總統判處以死刑,那就意味著埃及的格局已經被徹底定性,這種定性就包括了俄羅斯態度變化的開端(如果對穆爾西被判死刑沒有異議,那就意味著俄羅斯對歐美聯手發動埃及再亂,惡化中國外部環境沒有異議)。這是前幾年我們的定性,現在這位前總統穆爾西17日突然死亡,如果是熟悉《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的朋友,一定很容易從過去的這些結論中去推導今天的狀況。

那麽這裏就有個問題,這個問題的觀察點,可以在9年前的《東方時事解讀》裏去尋找它的之蛛絲馬迹,即:在曆經多年之年,在形勢演化到今天的情況下,隨著穆爾西的離世,是不是標志著在埃及問題上、俄羅斯已經更加靠近西方而遠離了中國,遠離國際社會?

顯然,幾年下來,穆爾西雖然沒有被判死刑,但終于以這種方式離開人世,而且是在一個公開的場合,以一種非常奇怪的方式死去,也就留下一個遲來的問題:我們仍然不禁要質疑俄羅斯在埃及問題上的立場,是不是開始、或者至少是准備與中國和國際社會背道而馳?這是我們要持續觀察的。

 

值得強調的是,這整個事情的演化邏輯,在當下,也符合我們之前關于西方正在推進一條通往巴基斯坦的所謂“暗線”的觀點,因此,在沒有被判死刑的穆爾西突然以一種離奇的方式離世、其後續發展是不是能驗證我們之前的這些評估與觀點?大家需要注意觀察。

 

 

●    西方可能講穆爾西死亡事件打造爲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的借口

 

【小編】期間,東方時事解讀QQ群值班員對這個事情有一個點評,即:

此事件,先不論死因真相如何,重點在于:

第一,如果埃及再次出現街頭運動,則意味著歐美意圖以“第二”威脅國際社會

第二,已經控制埃及的歐美雙方“可以必要時,利用此事件的後續發展”,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

顯然,未來,如何埃及出現街頭運動,對歐美均非常滿意的埃及現政府進行示威,則這一示威,是示威給國際社會看的,且是爲埃及政府開脫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的責任的。

 

【時事漫談】我們知道,之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份白皮書的前言裏就明確提到:世界上的一些特殊的國家政府,只要他們跟隨美國,美國就不會對他們的政權說三道四,這些“特殊政權”中就包括今天的埃及軍政府。

如果在這個層面去觀察與評估問題,那麽,一旦埃及再次出現街頭運動,那麽,埃及政府,這個讓西方滿意的政權、就可以拿它爲“配合西方去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去推卸責任。

至于如何推卸責任?很明顯,就是指埃及政府可以以國內的反對派會造成局勢混亂爲由,去制造機會,去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比如說,在是否放行船只通過蘇伊士運河的標准上,甚至可以以美國清零伊朗原油出口名單這個標准去評判。

而圍繞證判標准,具體實質的辦法,可以有很多:

第一,反對派上街對政府直接施壓、也可以是一個借口;

第二,反對派甚至可以直接襲擊運河上的航船或者相關設施。

由于西方沒有底線,這些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就像我們當時猜測西方會用諸如水雷等襲擊油輪並栽贓聲稱要封鎖霍爾木茲海峽去對抗美國的伊朗,結果,隨著阿聯酋油輪事件,這一猜測也不幸言中,因爲西方什麽事都做得出來。

沒底線的人做事,必然會爲達目的不擇手段,因爲沒有底限的約束,所以其用來達成目的的手段就特別多,這是它的一個優勢。

所以,圍繞蘇伊士運河的定向開關問題,在“穆爾西突然離世”之後,就慢慢的要引起大家的警惕了。

而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的問題,很可能圍繞清零伊朗原油出口的問題做文章,由于清零伊朗原油出口的唯一障礙就是中國,那麽仔細推敲的話,蘇伊士運河開關針對的主要對象就是中國或者與中國相關的一些重要國家或重要區域,比如東南亞。

 

●中國多年前就開始南海戰場建設,就爲這一天

如果形勢真的演化到這一步,中國怎麽辦?這個辦法我們也早就說過。如果追根溯源的話,也早在9年之前就明確提出來了,當時埃及之亂之後,我們馬上基于我們對西方資本意圖的判斷,立刻提出了經略南海的南海戰略及一切依靠人民群衆(也就是群衆路線)。

那麽,從南海戰略上看,經過這麽多年的經略,中國在南海的戰場建設層面,可謂取得了巨大的且紮實的進步。

現在的南海,毫無疑問,已經是中國的一個戰略堡壘,經過多年的經略,它既是一個軍事戰場、也是政治戰場,還是一個經濟戰場。

有了這幾年的建設之後,蘇伊士運河的定向開關對中國而言,破壞力就遠不如之前那麽巨大。

我們之所以這麽說,倒不是說關閉蘇伊士運河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不大,而是有了一個對等的反制措施,即:你可以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甚至定向開關馬六甲海峽,我也可以定向開關南海。

我們之前舉過一個例子,一個1000米的水管,你在990米處剪斷,與我在10米處剪斷,在斷水的層面上,效果是一樣的。所以說,至少在這個層面上,中國現在已經完全擁有等同的反擊手段。

 

而由于中國是實體經濟爲主,且自帶有14億人口的統一大市場,尤其是中國現在跟美國打貿易戰已經打了一年之後,已經打成了略占上風的局面,那麽,不論是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還是必要時絕對控制南海,對這種後果,誰更怕?一目了然。

 

實際上,真正應對定向開關蘇伊士運河的戰略對策,就是軍事實力的硬支撐下、中國已經准備充足的“啓動最低限度經濟內循環”的相應決心與能力。

其實,這一戰略,這也是我們在八、九年前圍繞埃及之亂的分析中,與南海戰略一起提出來的。

所以,中國在這方面早已做了這麽多年准備,根本就不怕。

 

 

 

微信號: 東方時事解讀 (idongfang1314)

網站:http://www.lucidato.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東方時事解讀政經學群 (514392786)

東方時事解讀QQG (814124829)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