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國際政治
東方.時事漫談2019年07月08日

 

 

 

 

《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漫談》

 

2019年7月08日

 

 

 

杜特爾特又發飙:美國一直在南海問題上慫恿菲律賓,當我們是蚯蚓嗎?

 

【馬尼拉消息】據有關媒體7月7日報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當地時間5日晚在一次講話中就美國一直慫恿、逼迫菲律賓在南海對抗中國予以抨擊,表示如果美國真的想幫助菲律賓在有爭議海域主張權利,應該率先對中國宣戰,菲律賓一定緊隨其後。

 

緝毒中誤殺三歲女孩杜特爾特禁毒運動再惹爭議

 

【馬尼拉消息】據有關媒體7月5日報道,上周,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東部的一個省份,一名毒販爲了躲避菲律賓警察的追捕,拿自己3歲的的女兒做人盾保護自己,執勤警察爲了緝拿到這名毒販,竟失手誤殺了這個小女孩。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2016年上任之後開始推行鐵腕禁毒政策,雖然禁毒收效良好,但其嚴苛甚至殘酷的禁毒手段,卻一直飽受外界诟病。聯合國甚至都對杜特爾特發起的這場禁毒戰爭提出批評,稱其“造成菲律賓嚴重的人權侵害和殺戮”。而上周發生的菲律賓警方在抓捕毒販過程中誤殺毒販女兒的事件,再次引起外界對杜特爾特鐵腕禁毒的爭議。

 

【時事漫談】圍繞今天的兩條新聞素材,我們首先要回顧一下東方時事解讀之前提出的所謂“兩扇門”的相關內容:一個是“旋轉門”,另一個是“殺人門”。

衆所周知,現任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前任阿基諾三世,是在西方資本一手扶下上台的。在位期間,因其忠實地奉行西方的一系列反華政策而導致中菲關系陷入冰點。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事,就是在任期間,配合西方(包括 日本)搞了個所謂的“南海非法仲裁案”。

 

●所謂“旋轉門”和“殺人門”的最早提出

 

阿基諾三世下台以後,現任總統杜特爾特曾一度企圖全面繼承阿基諾三世的反華立場,這個問題上,也以他開始階段頑固堅持“南海非法仲裁案”而最具代表性,只是最終在中國施加的軍事高壓下、不得不轉變了對華政策立場,圍繞這個問題,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16年7月14日的大型西沙軍事演習。甚至當時一度有傳聞稱當時的軍事演習帶有極其濃重的“實戰色彩”,即它在設計與組織上,根本就是著眼于“一場視菲律賓、特別是越南的具體反應,而隨時可以轉化爲軍事打擊對方目標的實戰性軍事演習”。

正是在這次極具威懾的軍演之後,針對菲律賓的杜特爾特政府,東方時事解讀正式提出了所謂“旋轉門”和“殺人門”概念。

而從今天的相關新聞素材中,我們不難看出,在距離東方時事解讀2016年7月提出這兩個概念過去了大約3年左右的今天,這兩個概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驗證。

雖然在該次軍演之後,中菲關系得到了一定的緩和甚至恢複,但東方時事解讀從來都在反複地提醒大家:不要對菲律賓或杜特爾特其人抱有太大期望,其主要原因就是杜特爾特政府一定會遭遇所謂“旋轉門”和“殺人門”的選擇!

 

●如何准確理解所謂的“殺人門”?

 

所謂的“旋轉門”,指的就是,在東方時事解讀的觀察與評估中,未來,杜特爾特政府會因爲西方對其施加的各種內與外的壓力,尤其是類似“殺人門”這樣的威逼之下,其對華政策、政治立場或在短時間內出現重大反複,甚至不排除其會徹底回歸到之前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三世時代的頑固反華立場。

而所謂的“殺人門”,指的就是:在之前杜特爾特反毒的過程中,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仍然有很多細節問題形成了諸多把柄,如相對強力部門在執行杜特爾特反毒命令時,有時會造成較大規模人員、甚至無辜人員的傷亡。而這些所謂“罪行”與“細節”等均被牢牢掌握在西方和菲律賓的反對派手中,隨時可能拿出來達成兩種意圖:

第一種意圖,是作爲要挾手段、逼迫杜特爾特改變其相關政策立場,特別是對華政策,從而迫使其走“旋轉門”;

 

 

●由于形勢已經發展至今,值得高度警惕的一個內嵌在“殺人門”中的西方企圖

 

第二種意圖,則是在“第一種意圖”無法實現,或者,在西方全球戰略的緊急需要下,爲了讓菲律賓政府“極其高效地反華”,直接拿這些所謂“罪行”與“細節”,或直接推翻杜特爾特政府、或最終起訴杜特爾特本人。

而值得高度警惕的是,在形勢已經演化到今天的情況下,一旦西方勾結菲律賓的反華勢力,循“殺人門”的基本原理,選擇“直接推翻杜特爾特政府、或最終起訴杜特爾特本人”這一方式的話,那麽,西方就有可能在如此圖謀,即:

第一層面,圖謀通過“殺人門”去迅速“擴大化、甚至杠杆式”清理菲律賓內部的、支持菲律賓與中國保持友好關系的力量!

 

第二層面,在第一層面的基礎上,迅速將菲律賓打造成一個“美國、甚至北約在南海、或西太‘有效縫合、繼而整裝存在’的、可就近直接威脅、至少是有效幹擾中國‘必要時、絕對控制南海’、甚至就近‘有效策應島內台獨勢力制造台獨重大事變’的永久軍事基地”。

而從今天第二條新聞素材中不難看出,“殺人門”已經開始慢慢轉動,那麽,與“殺人門”直接相關的“旋轉門”的“開始旋轉”,還會太遠嗎?

 

●我們甚至已經可以這樣去形容南亞局勢的嚴峻程度

 

需要強調的是,雖然東方時事解讀早在3年前就已經評估了有關“兩扇門”的相關話題,但“兩扇門”的新聞之所以在今天開始集中爆發出來,其核心仍然在于不斷惡化的南亞局勢,更在于南亞形勢已然在“風高浪急”。

因此, 在所謂“旋轉門”與“殺人門”都開始浮現的背後,我們甚至已經可以這樣去形容南亞局勢的嚴峻程度:或者,在我們做完了這期時事漫談之後,如果有標志著“南亞已經破局”的消息傳來,我們也不會感到絲毫地意外!

在南亞局勢愈發吃緊的情況下,且在美國(西方)在之前中美貿易戰問題上實質上已經落敗的慘痛經曆後,急于抓到任何手段意圖或威脅、或扼制中國的西方邪惡勢力,此時此刻當然需要菲律賓立刻配合、並迅速改變對華政策,在諸如南海問題上給中國找麻煩,找別扭,進而在南海方向、一方面實地(注:指南海)測試中國針對南亞破局的可能應對之策,一方面,是盡可能消耗中國的戰略資源,牽制中國的戰略注意力。

如果對這所謂的“測試”進一步展開,即:對于南亞這個對中國而言的“必應”之地,西方也十分想過要通過類似菲律賓、越南這樣的所謂南海國家,讓他們去當“炮灰”、去進一步測試中國回應“南亞破局”的決心和能力、尤其是具體方案,爲其進一步展開“歐美聯手南亞破局”的相關進程提供參考與評估。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西方目前急于抓到任何可以對付中國的手段去有效地牽制中國,但在重大地區問題或可能引發西方控局全面紊亂的層面上、西方仍然不敢輕舉妄動。因爲目前俄羅斯仍然沒有被西方實質性消化。不然,美國(西方)在傳統領域,大可立刻策動台獨重大事變,在非傳統領域,大可全面升級中美貿易戰爭。不論是哪一種,都可立刻導致全面攤牌,而根本用不著想著法去調用菲律賓、越南這種所謂的“南海牌”!

而對西方而言,在此之前,已經通過多次交鋒、或多個事實、反複證明(如洞朗事件和中美貿易戰問題)的一個殘酷現實就是,西方此時此刻仍然沒有足夠的資本與中國全面攤牌。

所以,我們不難看出,西方在中國香港、中國台灣、及越南和菲律賓層面、雖然千方百計地想牽扯、消耗中國的戰略資源、測試中國的戰略反應的同時,但始終不敢越“局面失控”的雷池半步,這一始終不敢,事實地讓美國(西方)在整個決策過程中顯得十分被動,在行動過程中處處矛盾,從而最終表現出兩個特征:其一,處處表現得手段陰毒、意圖狡詐;其二,同時,但凡遇到堅定的反擊,也處處顯現出行事膽怯、決策心虛。這一點,在中美貿易戰的角力中,表現得格外明顯!

 

微信號: 東方時事解讀 (idongfang1314)

網站:http://www.lucidato.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東方時事解讀政經學群 (514392786)

東方時事解讀QQG (814124829)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