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海外視角
【緬甸27】直搗毒巢

第二個比較大的事件是發生在另外一個特區,是在第*特區宣布禁毒之後發生的事情。
 

  由于第*特區從02年開始正式禁毒,大量的罂粟在中國警方的暗中監督下被鏟除,以此爲生的大量農民移居到這個相鄰的特區,同時,大量的毒品加工廠和毒販也轉移到了這個特區,一時導致第*特區一年內就減少了近3萬人口。

 

要知道,第*特區的總人口也不過20多萬人,所以,這三萬多人的遷移對第*特區的生産工作和生活産生了相當大的影響,有些山寨甚至全部遷光。好在背後有中國的大量援助,反而是第*特區在解決民衆吃的方面大大緩解了壓力。
 

  當第*特區的禁毒初告一段落後,中國發現,從西雙版納方向偷運毒品入境的案件日益增多,面對中國方面的壓力,該特區因爲是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相對較富裕,軍隊的戰鬥力也比第*特區強。

 

所以,對中國方面的壓力,一方面做表面文章,協助中國抓捕已經被中國方面掌握確切罪證和地址的毒販,通過這種方式,剪除了那些衆多的小毒販和小毒品工廠,但這些資源被更大的毒販所壟斷。

 

這些更大的毒販與那些中小毒販相比,與特區政府的關系更加密切,對特區政府的要求有求必應,慷慨接壤,獲得了特區政府的暗中庇護。
 

  到了05年上半年,從該特區向中國境內販運毒品的量差不多又達到了第*特區劉明那個時期的量,中國方面已經知道,雖然該特區剪除了大量的毒販,但也形成了一個利益高度壟斷的多個大型販毒集團,這些販毒集團如果總是依靠特區政府,一定無法再剪除。
 

  此時,我們已經有部分施工部隊在該特區與靠泰國另一個特區交界處開始施工,這年,施工部隊從境內輪換了一些新的施工人員過來。

 

但這些輪換過來的施工人員,並不參與具體施工,只是天天鑽山林做測量,所攜帶的武器也不同,也從不參加每天早上和晚上要召開的施工調度會,直到在一次圍剿戰鬥後,才知道他們並不是普通的武警施工部隊的戰士,而是武警邊防特警。
 

  他們經過一個多月的偵察,發現了在這個兩個特區與政府控制的三角地帶的一個現代化的毒品加工廠,該加工廠老板是個越南人,早先當過兵,還參加過越南的爭奪老山的戰鬥,軍事素質可以說一流。

 

從越軍退伍後曾跑到中國南甯做過幾年的生意,結識了一個販毒網絡,通過這個網絡,加上他的鑽營,最後他到了緬甸,做起了毒品加工的源頭生意,又控制了原來的販毒網絡,生意很多做的越來越大。

 

在起步階段同時與兩個特區和緬甸政府三方面的關系也相處的非常好,相鄰的分屬兩個特區的縣城幾乎都是他的大量資助給修建起來的,所以,要想通過官方來抓他,還真是無法實現的。
 

  但人性的弱點在手中的金錢大量快速的增長時也顯露了出來,到了04年下半年,他已經俨然成了這個三角地帶的老大,當地的特區政府已經幾乎行同虛設。

 

任何事情只要他不發話,當地特區政府就什麽也幹不成,事實上,當地的特區軍區首長和政府官員基本都是他公司的股東,每月一次的可觀分紅已經讓他們早就向其稱臣。
 

  軍區的部隊也俨然成了他的家丁部隊,當特區政府按照常規進行部隊調防輪換的時候,該軍區部隊已經完全調動不成,新的接防部隊也被阻止在防區之外對峙,特區才知道,他們的轄區之內已經出現了另一個劉明,再不剪除,必有後患。

 

但由于這是個三角地帶,但靠該特區的圍剿是無法將其消滅的,求助兄弟特區,但這個兄弟特區實力更弱小,求助緬甸政府,緬甸政府除了口頭上支持外,沒有任何軍事方面的協助。

 

圍剿了多次,都是一圍剿,他就跑到另外一個特區或者緬甸政府轄區,不得已,同時中國方面的壓力在日益增大,邊境關口也因爲賭博的問題而無限期封關,只好求助中國方面。

 

  而他們所控制的範圍,也是我們施工工程所必經之地,這個地方如果出現這樣的以毒品爲後盾的軍閥武裝,必將嚴重威脅其安全性,多方面因素的考慮,中國方面才調動邊防武裝特警化裝成我們的武警施工部隊人員進入該地區。
 

  正式圍剿時,輪換進來的邊防武裝特警約爲400多人,武警施工部隊出動1000多人,該特區出動軍隊1500多人,大約近3000人的部隊從不同的方向嚴密包圍了毒品加工基地方圓30公裏的範圍。

 

作戰整整五天,采取的層層壓縮和拉網式收縮的方式,最後一舉將這個最大最現代化的毒品加工基地才給完全搗毀。
 

  那些天,雖然我遠在包圍圈十裏之外,但偶爾不斷密集的槍聲還是能聽到,我從沒經曆過離我這麽近的真槍實彈的戰爭,不緊張那是假的,那些日子天天睡不著覺,一有動靜,最快速的反應就是滾到床下。

 

那些沒有參加圍剿的年輕戰士們同樣是從沒有經曆過戰爭場面的,也是既興奮又緊張,晚上營地每班值勤的戰士從兩個增加到一個排的力量,保險都是全部拉開的,有時值勤的狼狗一叫,就聽到槍聲響起來,可能是值勤的戰士們都太緊張了,搞得我們更緊張。
 

  圍剿結束後,參加圍剿的戰士們回到營地,看得出他們也非常疲憊,當天晚上什麽活動都沒安排,第二天才召開慶功大會,邊防特警也重新換上了他們的臂章和胸章,搞的我們的戰士對他們羨慕得要死,很多戰士都很遺憾地說:唉,都是武警,特警就是比我們威風多了,當對了兵,入錯了門啊~~~~
 

  慶功大會上,中方的最高領導是武警總部的一名少將,真是好年輕啊,估計50歲都不到,具體名字當然不方便說了,特區方面的規格可高多了,特區政府主席,軍隊副司令和政委等來參加了。
 

  這次的圍剿,武警施工部隊雖然參加了,但都是擔任的包圍圈警戒,真正參加圍剿戰鬥的都是特區部隊和武警邊防特警,一共打死了120多名毒販,抓獲了40多個毒販,越南毒販頭子被擊斃,該地區的軍區部隊武裝全部被解除武裝後遣散。

 

軍區司令和政委在當天的慶功大會上被特區法院宣讀判決書後給直接槍斃了。特區部隊損失了20個士兵,中方犧牲了一個中尉,傷10多人。
 

05年的這次大規模的境外武裝緝毒戰鬥就這樣落下了帷幕。不過由于該地區處于原始森林地帶,再怎麽合圍,估計還是有漏網之魚的,但那也是些小魚了。
 

  在這之後,該特區才全面開始禁毒,武警施工部隊又派部分人員加入特區軍隊一起參與鏟除罂粟的工作,在鏟除罂粟的工作中,經常遭到當地山民的反抗,時常發生一些零星槍戰。

 

爲此,有好些參與鏟除罂粟工作的武警戰士挂彩過。爲了安撫當地山民,也爲了給山民一個臨時過度的生活出路,那段時間,我們的工程車每天都要派5~10輛到西雙版納拉回糧食、油、食鹽等各種日常生活用品通過特區軍隊分發給當地的山民。

 
(未完待續)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個人觀點與立場,不代表“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及其網站、公衆號的觀點與立場!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