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海外視角
【緬甸30】印度的影響

在緬甸內地,印度人的地位遠比一般的民衆甚至一般的公務員經濟地位都高,至于是否參與了緬甸政治方面,參與程度有多深,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過,從國家政治層面來說,緬甸方面還是非常在意印度的看法的,影響力不比中國小多少。在這方面可以舉個例子:
 

  中國方面從上世紀90年代就在討論恢複抗戰時期的史迪威公路,這是一條從印度通過緬甸連接到雲南的抗戰時期物質輸送的公路,對中國抗戰的戰局曾經影響巨大。

 

但抗戰結束後,這條公路就已經被廢棄,印度和緬甸境內的公路已經被原始森林重新覆蓋,中國這邊也只保留了保山到騰沖的一小段成爲了縣級公路,也就是內地的那種鄉村石子路。
 

  中國方面的建議向緬甸和印度方面提出後,剛開始緬甸還比較響應,但看到印度非常冷淡,也就再沒有提及這個事情了。

 

這個事情到了前幾年,中國出于戰略方面的考慮,一面加緊與緬甸中央政府協商,一邊將保山到騰沖的公路進行改造升級到國家二級公路的標准,再延伸到中緬邊界的古永後,緬甸中央政府才開始在密支那開始清理原史迪威公路路基。

 

緬甸境內通過的地方爲克欽邦,克欽邦大部分爲克欽的兩個特區所管轄,只有少部分連接于中國的通道和靠近實皆省的部分,才是緬甸中央政府才能管轄到的。

 

  此後,印度才開始意識到這段公路對控制緬甸北部的戰略重要性,開始響應中國的倡議,加快了從印度的丁書吉亞到緬甸密支那的修建,這遠比中國這邊修的路長,幾乎都是印度援助建設的。

 

中國只援建了從古永經緬甸甘迪拜關口到密支那的這段,而這段還布什緬甸中央政府的轄區,之後中國又支持克欽第&特區,無償援建了克欽到第&特區中部的其培的公路,全部是二級公路標准,比印度援建的標准高多了,印度方面援建的大部分路段還只是石子路段。
 

  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出,緬甸還是非常在意印度方面的態度的,如果不在意,緬甸境內的公路早就會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末期建成。

 

  說到西雙版納邊境地區的青年人出門打工,其實大量出門打工的青年人竟然差不多是女青年,當地男青年按照內地的眼光來看,除了會唱歌跳舞抽水煙外,好象就沒有什麽謀生的能力了,這個也可能是少數民族的一些風俗習慣所形成的。
 

  不管是在緬甸還是中國,邊境地區的勞動主力基本是女的,以後大家到邊境地區去旅遊的話,可以留意一些公路兩旁的民房,通常在內地,坐在院壩門口的基本是家庭婦女,以便做比較輕松的活,以便聚集在一起聊天說話,男的在田地裏幹活。

 

而在這些地方,卻是反的,看見門前有人蹲在那裏的通常是男的,一邊抽水煙,一邊百無聊奈地盯著你這樣的路人看,在田間茶葉地玉米地水田地甘蔗地裏幹活的大多是婦女。

 

學齡前的小孩也通過在田間地頭有時幫自己的母親幹活,有時小夥伴們在一起嬉戲。

 

所以,看到邊境兩邊的男人基本是屬于幹瘦型的,而結過婚的女人基本很健壯,體格顛倒了個。

 

  作爲內地人,我們很不理解,男人就應該撐起家庭的大梁,而不是靠老婆,至少也應該負起起碼的重活勞動大部分,即使到現在我看得習于爲常了,但依然不理解,總感覺這裏的女人太偉大了,用自己一個女人的肩膀養老公,養小孩,撐起一個家庭來。
 

  在景洪水電站施工非常緊張的時候,人手大量地不夠,沒有辦法,不顧業主方面多次的嚴令不准使用當地民工的規定,與其他的公司一樣,我們公司也聘請了很多當地的民工。

 

來了後,才發現,這些民工的體質都普遍單薄,與四川民工相比,不僅幹活速度慢,而且不斷地在提條件,涉及到的技術活比如看圖紙、測量、下料等等一概不會,只會幹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的活,而這些沒有技術含量的活又普遍都是重體力活。

 

比如,一根9米長的直徑爲28的鋼筋,兩個四川民工一個占一頭,一起一聲吆喝,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將這樣的鋼筋從料堆裏擡出來扔到加工台面上。

 

當景洪當地的民工卻上去四個人忙得滿頭大汗才會擡到工作擡面上,以至于四川民工經常拒絕與他們搭配在一起幹活。

 

因爲他們的工資是按照任務完成量來考核而不是按照幹活出勤的天數來考核的,這樣的效率,到了一個月,四川民工如果可以拿4000元的話,當地民工最多的可能也只有900多元。

 

所以,當地民工就有意見,還上訪鬧事了幾次,要按照出勤的天數拿錢,不能按照工作量拿錢,因爲他們的上訪,當地政府也不得不派人來工地與業主協商解決。

 

最後解決的辦法只有解除聘用,補償一部分錢了事,但我們這樣私下聘請當地民工的事情也被罰款,所罰的款用來抵償了當地民工的費用。通過這樣的事情後,才知道爲什麽業主多次嚴令不准聘請當地民工的用意了。
 

  當地民工基本是傣族人,來工地幹活有兩樣東西是必帶的,一是水煙袋和煙絲,二是清酒,幹不了會,就要蹲到一邊去抽水煙,不抽水煙,就咪他們自制的清酒。

 

如果這樣能堅持到一個月我們也認了,但上了一個星期的班後,他們都把自己的老婆也帶到工地上來,那麽重的體力活,開始讓他們自己的老婆幹,而他們要麽不來,要麽來了就蹲在一起抽水煙,喝清酒,唱歌,切磋跳他們民族舞的技巧,我們看了都直搖頭。

 

  雖然一個月的合作時間,讓我們雙方爲工資的事情鬧的都不愉快,但問題解決後他們對我們還是照樣熱情得很,沒事的時候就跑到我們營地的門口等,我們休息的出來時,拉我們去瀾滄江邊的夜市攤上去吃各種傣族風味小吃。

 

而且還搶著付帳,如果不能答應,他們就對你威脅,說你在搞民族歧視,是在侮辱他,要對我進行教訓教訓,OK~OK~這樣的帽子我戴不起,也怕被威脅,你們要付帳就付帳,呵呵~~
 

  有一年潑水節期間,我們都按照當地的風俗放假了10天,本來打算利用這10天回家一趟的,結果是被這些熱情的傣族老鄉們硬是拉著到了他們居住的山寨去玩了幾天。

 

多次的交往我知道了他們非常熱情好客,而且一點也不介意曾經因爲工資而鬧的不愉快,他們歸結爲那些事情是國家的事情,與我們無關,說你們是按照你們的規矩辦事,他們那樣鬧是按照他們的規矩辦事,國家把這個事情解決了,還有什麽不愉快的?

 

所以,去的時候,我們公司有幾個人擔心去了會不會把我們給幹掉了什麽的,因爲傳說中當地少數民族殺個人很輕松。

 

我說難得有這樣深入山寨去做客了解他們的機會,還是去,結果我們是浩浩蕩蕩地去了20多人,當然我們也不是空手去的,買了很多日常用品副食小孩的文具衣服什麽的。

 

武警部隊的幾個幹部戰士也想去,請假獲准後也加入了我們的行列,其中有個到底不愧是搞政工的,遊說了一下領導,又從倉庫裏拉出來一些好東西,東西加起來裝了滿滿兩輛皮卡。
 

  因爲一路都在于他們聯系著,所以,他們基本知道我們到達的時間,等我們的車隊到達山寨路口的時候,整個寨子的人幾乎都出動到路邊迎接,好隆重的。

 

等我們一下車,水就開始在我們身上潑起來,葫蘆絲、巴嗚等當地樂器也開始吹起來,山寨的潑水節開始熱鬧起來,我們在那裏狂歡了一個下午,只呼比在城市裏參加潑水節過瘾~~~
 

  晚上就更熱鬧了,唱歌跳舞,家家戶戶都把自己家做的好吃的東西端出來,集中擺在壩子上,不用付錢,你只管挨家挨戶去吃。

 

那個晚上,把我們個個吃撐得只差翻白眼了。到了夜裏11多鍾的時候,就開始點孔明燈,大家把自己所想的祝福話語、願望話語寫在孔明燈紙罩上面,點上火,孔明燈一個一個向天上飛去,燦若繁星。

 

不過那個時候我就在想,這樣的風俗在這樣森林密集的地方,萬一有哪掌燈飄到森林裏引起山火該怎麽辦哦?

 

我們在快活,估計苦了武警森林部隊的官兵們了,他們一定在拿著高倍望遠鏡,緊張地盯著各個山寨裏這個時間在放飛的孔明燈~~~~~~

 
 
(未完待續)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個人觀點與立場,不代表“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及其網站、公衆號的觀點與立場!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