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專欄
魯愚老

魯愚老

一葉知秋

一葉知秋

貓眼觀天下

貓眼觀天下

奇正戰略

奇正戰略

微信互動
當前位置:首頁-微信互動
東方時事解讀國際時事微信群_每周精要_2016-02-27

東方時事解讀國際時事群_每周精要_2016-02-27

整理: 祎yi

 

【新聞】中國亮出朝鮮半島核問題的三條底線

外交部長王毅12日在德國慕尼黑接受路透社專訪。在回答關于中國對于朝鮮半島局勢的政策時,王毅表示,作爲半島的近鄰和對半島穩定負有重要責任的國家,中方有幾點必須要堅持:

第一,不管什麽情況下,半島都不能有核,無論是北方還是南方,無論是自己制造,還是引進部署。第二,不能用武力解決問題,那將使半島生戰、生亂,中國不會允許。第三,中國自身的正當國家安全利益必須得到有效維護和保障

 

中國外長有關朝鮮半島核問題的“三條”講話,我們是高度贊同,如果還有觀點或人對朝鮮半島核問題真心看不懂,或故意看不懂,請務必多讀“三條”相關內容!一切都在王外長的“不言中”,而不是“已言中”。

 

春節前,東方時事評論員曾經提及一個詞,“打包處理”。王外長的意思,結合“打包”去聽,就“很有意思”!

 

王外長的“打包處理”是對朝鮮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悍然玩氫彈”之後,又悍然玩“導彈技術打衛星”,這兩樁事,進行“打包處理(注意,可是提前打包,當時,朝鮮衛星還沒有射呢。)”。所以,有“包”在前“等待”,朝鮮也就悍然于大年三十射衛星了。所以,處理朝鮮,還得有個前提,就是美國、韓國、日本中的大多數,得承認系“導彈技術射衛星”,這是中國早就定的調,不承認?對不起,“包”就“散了”,你們自己有能耐,就自己收拾吧,別再來煩北京!

 

讓西方心裏恨得牙癢癢的是:不帶這樣玩兒的!哪有“包”中本沒有,有人卻提前塞進“包”的道理?所謂包中本沒有,有人卻提前塞進包,是指”朝鮮如果玩導彈技術打衛星,就要付出一定代價”,這一當時的“等待成爲事實”的事件,這個最讓西方痛恨。且這還有“前提條件”,就是:方方面面得在“朝鮮這次是導彈技術玩衛星”的“定性報告”上,簽字劃押,否則,後面朝鮮又鬧出什麽事,中國駐聯合國債權代表也管不了。

 

在進一步解讀之前,讓我們複習一段2015年02月27日的《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節簡版》的內容:

 

●中國通過“演習地點”所暗示的答案、似乎是有傾向性的

    因此,在東方評論員看來,在西方利益-西方資本“調動一切資源”從而“將其一至其五”及其它“諸多因素”均集中起來、形成一份“南海問題國際化”的“大合唱”的舞台,再經由“身份最方便詢問(中韓正在落定雙邊自由貿易協議的文本)”的“韓國(親西方勢力)”沖著中國“主動詢問”的情況下,已然抛棄任何戰略幻想、開始做最壞打算、從而本質已經進入伺機“半渡而擊”的“伺機狀態”的中國、通過“演習地點”所暗示的答案、似乎是有傾向性的,即:在“絕對不允許軍事解決朝鮮問題”與“半渡而擊”之“最佳時機”之間所構成的“戰略天平”上,中國似乎“更加傾向于咬定南海”!

    而基于我們之前的大量討論,有必要指出的是,所謂......在這個時間點上........中國似乎“更加傾向于咬定南海”!.........的說法,絕不意味著“(中國)絕對不允許軍事解決朝鮮問題”在戰略決心與戰略能力層面上的縮水,恰恰相反,它是中國相應戰略決心與戰略能力的進一步彰顯!

    ●中國“與之相應的戰略決心與戰略能力”已經被打包進“伺機半渡而擊”的“伺機”之中

    至于這一描述如何理解?在東方評論員看來,在........中國似乎“更加傾向于咬定南海”!......的基礎上,它更應該被理解爲“兩個層面的綜合反應”,即:

    第一個層面,在“形勢已經發展至今(注:在方方面面的綜合壓力下,最新形勢發展顯示,俄羅斯有可能拖不到7月份就必須明確態度了)”的情況下,所謂與“絕對不允許軍事解決朝鮮問題”相匹配的戰略決心與戰略能力(比如,之前中國針對美韓、甚至日旨在軍事威懾朝鮮的聯合軍事演習,更多地選擇在黃海海域進行實彈射擊所展示的決心與能力)、已經被打包進“伺機半渡而擊”的“伺機”之中;

    ●在朝鮮半島方向、在戰略上藐視敵人

    第二個層面,在“第一個層面”的基礎上,被“打包進”“伺機半渡而擊”的“伺機”之中的“相應戰略能力與決心”,其實“因形勢的演化”已經轉化爲這樣一種“絕不允許”的模式,一種觀察角度更加寬廣、相應手段更加靈活、可操作性更加豐富、針對性更加明確的具體模式,即:

    一方面,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即:由于西方利益-西方資本的現時戰略重心在中東方向,在于“急于用烏克蘭問題徹底搞掂俄羅斯、以迅速套取俄羅斯的中東全面妥協”,因此,在朝鮮半島方向、可暫時放心地由“動辄核試的朝鮮”、以其“或有或無”的“核力量”去單獨應對、或平衡.......來自美韓、甚至加上美日軍事同盟的、“動辄就搞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所展示的、意在從東北亞方向極力幹擾中國“兩種戰略准備”的戰略准備、從“另一個攻之中國必應的戰略方向”去極力打亂“伺機半渡而擊”之“伺機步調”...........表面針對朝鮮、實則威脅中國的“常規軍事威脅”!

 

朝鮮展現的任何足以單獨應對的能力(核爆、射星),本質都是中國絕對戰略支撐的效應,目前,朝鮮是這樣展現的,中國也是這樣支撐的!所以,對這一局面的真正理解,在于東方時事解讀強調多次的一個觀點:朝鮮軍事力量,是中國軍事體系在境外的高效延伸!

 

核爆、射星,首先,是近距離,近乎實戰模式的“核威懾小日本”,從而在技術上“理論無視美日軍事同盟”的“存在”!所以,王外長在慕尼黑“宅心仁厚”地提醒那個誰誰誰,朝鮮半島不能有核,不能生亂,生戰。真要亂或戰起來,小日本被朝鮮失控的核武器給打了,一如被“幽靈打暴了頭”,找人說理都找不到!

 

東方時事解讀在多年前就強調:本質上,在全球格局的關鍵時刻(大家注意這一前提),擦槍走火的主動權,朝鮮半島,在朝鮮手中,而不是在美韓軍事同盟手中,釣魚島方向,在中國手中,而不是在美日軍事同盟手中。

 

西方的焦點目前在中東、在俄羅斯身上,但中國,卻是從大局著眼(希望有個相對強大的俄羅斯)與小處著手(適時、適度地戰略策應,支撐俄羅斯)去攪局的。

 

目前,西方人焦點是盡快徹底搞掂俄羅斯,而在這一背景下,朝鮮再次核爆,其本質的意義,東方時事解讀很早前曾經結合朝鮮半島不時緊張的形勢,給出”美韓、美日軍事同盟在朝鮮半島搞事的問題可交給朝鮮去解決,而中國仍然專注于兩種戰略准備、特別是南海戰略不動搖“的觀點。

 

所以,在俄羅斯被迫兵出敘利亞、但接連遭遇客機與軍機事件之後,東方群值班員也曾經給出”有人或適時注入意外變量,以的攪局預期”,顯然,朝鮮核爆就屬于這一類的意外變量。

 

因此,中國是否相對順利渡過這段時間,關鍵是俄羅斯,准確講,是西方能否順利拿到兩個進程的所謂關鍵性推進與重要推進。而東北亞、南亞、特別是南亞局勢基本可控,在這個問題上,本質都是表象。俄羅斯中東戰略被西方搞掂,則中國將被迫在後面幾個戰略方向中的至少一個,有實質性動作,而無法老神在在。一旦如此,對中國而言,半渡而擊的時機,很可能無法獲取最好的時機,也就是代價相對較大。

 

中國一旦正式啓動南海絕對控制模式,俄羅斯與西方,本質上都等同進入“半渡、或被半渡”狀態!而中國,也將提前“正式進入”在半渡而擊層面的動態評估階段。

 

而一旦俄羅斯中東政策在“複盤”後,仍然被西方給徹底搞定,則由于俄羅斯軍事力量這一“其最大國禀賦”已經在“土耳其擊落其軍機”的後續發展中被提前消部分,西方實質消化俄羅斯進程、或“俄羅斯最終決心反抗回歸俄羅斯公國的進程”,都將迅速進入“不可逆轉狀態”,所以,它們等同于同時進入“半渡,或被半渡”階段。當然,話雖如此,這個“同時進入”距離“不可逆轉的半渡狀態”,還是有些時間差的,但較之前,這個時間差會大大縮短,也就是說,中國“動態評估”的難度會提高不少。

 

【新聞】韓國財長:有關部署“薩德”系統的談判不會損害到韓中經濟關系

據韓聯社2月22日報道,韓國經濟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柳一鎬22日在外媒記者座談會上強調,韓美兩國討論向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不會對中韓貿易等經濟活動造成大的影響。

 

“韓國經濟”的這種擔心,是正常的!但是,要妄下這種結論,只能說是在“做夢”!我們說過,“傻的系統”一旦入韓,韓國經濟會是第一個“傻的”。所以,韓國經濟部長的這番“薩德系統入韓”不會影響“中韓經濟關系”,本質是將“中韓自由貿易協議”當成“免死金牌”了!

 

而這問題,東方時事解讀是早有定論:中韓自由貿易協議的簽訂與否,事實已經證明,它不是中國最決心的,這個協議的正式啓動,事實又一次證明,它也不是中國最關心的。對韓國經濟而言,這是個救生圈,對中國經濟而言,這是中國最低限度內循環的升級版本之一。未來形勢的演化中,“韓國經濟”自己看著辦!這份協議從簽訂到啓動,每一個環節都不是、且也絕對不會是“韓國國家利益”的“免死金牌”,如果在未來關鍵時刻,“韓國利益”膽敢損害中國核心利益的話!

 

“傻的”系統進入韓國問題,本質是“中韓經濟關系”與“美韓軍事關系”之間的“繼續PK”問題,對韓國,東方時事解讀也是一早就有明確定性的,原意是:在中韓關系層面上,在韓國徹底“落水”之前,韓國是一定會有反複的。這個觀點,東方時事解讀強調了很長時間,早在中韓自由貿易協議還在談判時,就給過這觀點。其實,目前,本質上中國就等著韓國經濟落水,且先讓“落水後的韓國經濟”在水中先漂一會,讓韓國求西方去試試!所以,薩德系統,是有可能進入韓國的!這是西方與韓國親西方勢力的本性與合力使然!

 

“傻的”系統最終部署在韓國,這個是美韓軍事同盟,美日軍事同盟一直想做,也要做的,爲什麽?西方一定要強行整合美日與美韓軍事同盟。這也是東方時事解讀很早前,就定性“中韓自由貿易協議”絕不是“韓國(經濟)”的免死金牌的原因之一。“傻的”進入韓國,則“韓國經濟”就會第一個“傻的”,一旦如此,要不了太久,街頭民主運動,就會在“漢城”成爲一道“街景”的。

 

樸童鞋在走CEO的老路,雖是被迫,但恐怕也難逃“韓國總統經典劇”這道關!劇情中,最極端的,就是盧武铉的縱向一跳!其它的經典鏡頭,太多了。而樸童鞋最終重走CEO老路,是韓國命中注定的!這種命,唯有“落水”或有機會解脫!與過往劇情稍有區別的是:盧武铉與CEO之間的切換,是兩人一台戲,而樸童鞋,是自己一人一台戲,第一幕,是盧劇本,第二幕,是李劇本,第三幕,大家拭目以待吧!那些之前對樸總統的政策有太大期望的朋友,也可以提前感歎一番“雨打浮萍空戚戚”,現實很殘酷的!樸童鞋已經認命了!

 

可見,有些觀點或人將“傻的”揚言進入韓國,歸罪于“朝鮮氫彈試驗、導彈射衛星”,是多麽的愚蠢?典型的爲西方勢力“巧言張目”!奇怪了,這些觀點或人爲什麽不問問日本核問題較朝鮮核問題對中國潛在的危害要大得多?小鬼子高官可是多次在公開場合“叫囂半年就可造千枚核彈頭”的,它們究竟是能力問題,還是立場問題?還是讓事實去證明吧。

 

另外,建議那些習慣將中韓關系惡化,特別是“傻的”進韓,歸結于朝鮮的網友,多問自己一個問題:爲什麽韓國政府之前可以低聲下氣與日本極右簽訂“慰安婦了結協議”?爲什麽韓國一直要針對朝鮮搞大規模的,可隨時轉入實戰的“軍事演習”?

 

在上面這些內容的基礎 上,大家想想,韓國,對中國言,當然重要,但它又有那麽重要嗎?有些人或勢力,比如“韓國利益”,僅靠嘴巴喊,是喊不回頭的,沒辦法,只能讓殘酷的事實去教育它,這種方法一方面,是最高效的,但同時也是最低效的!

 

本質上,中國是不怕“薩德”系統這玩意的。它攔截的是中,短程導彈。中國戰略縱深足夠,青藏高原上的洲際核導彈,可以越過北極,打擊美國本土。不高興的是,一,其雷達很討厭;二,一旦落實,意味韓國徹底站隊在西方一邊,且韓國下一步在南海方向配合西方,就是自然的事了。

 

美國真正意義上的“反導系統”,在111式打擊下,美國奧巴馬已經要求下馬,而一旦下馬,一個x波段,與“傻的”系統,有什麽大的意思?所以,掏西方(美國)老窩,是最狠的手段,如果沒錢,玩什麽都不成!但盡管話雖如此,對“傻的”入韓,中國一定要極其強烈的反對,因爲,這就是建立周邊安全話語權的初步。

 

但是,這個“傻的”系統入韓問題,韓國想拿它來與中國討價還價,但中國的態度明顯是:一,絕對不允許進入韓國,二,韓國必須做了“一”,否則,後果自負!一旦韓國經濟因種種原因而經濟危機一起,即便是“貨幣互換”協議裏的事情,恐怕中國也要“嚴格審查”。 韓國經濟,不就是一個廣東省的規模嗎?

 

【新聞】中國大使薩德言論在韓掀波瀾 外交部:薩德損害我安全利益

如果中國的安保利益受到影響,中韓關系將不可避免地受損。促進兩國關系發展到今天的努力可能在一瞬間因爲一個問題被破壞。”據韓國《朝鮮日報》24日報道,中國駐韓大使邱國洪23日與韓最大在野黨黨首會面時,就“薩德”反導系統在韓國部署問題闡述如上觀點。

 

中國的這種強硬態度,與我們之前所說的,以“強烈反對薩德進入韓國”爲機,正式啓動.....確立“中國對周邊安全問題話語權“進程,是相吻合的,韓國媒體稱“這是中國幹涉其內政”,這當然是狡辯,但台面下,我們想強調的是:如果韓國當此是內政,那就算是韓國內政好了,但就幹涉了,那又怎麽樣?不服?韓國人就准備過“就著泡菜一日三餐”的日子吧!

 

另外,有必要提示的是:受“中韓貿易自由協議”打擊最大的經濟體,一是日本,二是台灣島,因此,在中國放話“中韓關系或瞬間毀掉”的同時,大家要密切關注台灣島內的政治生態變化,其中一個動態值得高度警惕:台灣島此次大選國民黨完敗給“台獨黨”之後,國民黨基層組織,已經開始了“投降綠營”的流潮,這一現象,爲東方時事解讀早年在朱立倫任國民黨主席訪問大陸後,就立刻給出的“國民黨已死,有事燒紙”這一定性,給出了進一步證明!顯然,中韓關系受損的同時,就要較平時更多地警惕台獨勢力挑事。

 

【新聞】黎巴嫩總理將訪問沙特修複關系

2月22號,黎巴嫩議會召開會議,會上黎巴嫩總理薩拉姆表示,黎巴嫩是一個阿拉伯國家,將一直和阿拉伯國家站在一起。他還宣布,他將率領一個部長級的訪問團隊,在近期前往沙特等海灣國家進行訪問,來修複黎沙關系。

 

其實,熟悉東時事解讀觀點的朋友都可能想到,在時間靠近3月底時,這一動態,根本就是俄羅斯與西方達成敘利亞臨時停火協議後的一個“必然發展”!特別是“烏克蘭示威者要求政府下台 揚言第三次廣場革命”,這則消息,長期接觸東方時事解讀的朋友,基本會知道,這屬于我們“長期等待性質”的新聞,另外,昨天國際原油大幅反彈,這一切,關聯度都是很明顯的。國際金融市場上,下幾個“等待性質的新聞”,應該是:美元指數大幅反彈,國際黃金價格“一定幅度”的回調。類似的“必然發展”,還有東歐方向的:法國與德國23日要求親西方的烏克蘭政府“進一步變革”。

 

【新聞】 埃及總統承認俄A321被擊毀 致224死

人民網莫斯科2月24日電(記者華迪)據俄塔斯社今日消息,埃及總統阿蔔杜勒·法塔赫·塞西首次承認去年10月31日在埃及西奈半島上空失事的俄羅斯空客A321是“被擊毀”的。

這是開羅方面首次公開承認A321事故存在外部因素。俄方于去年11月稱該事件爲恐怖襲擊。但埃及政府堅持稱,調查委員會不排除任何飛機失事的可能性,包括技術故障。

 

在東方評論員看來,觀察這一最新發展,要結合土耳其擊落俄羅斯軍機、及近日再被西方提出的“馬航M17系俄羅斯導彈擊中”的一事去綜合觀察,在我們的討論中,有兩個問題值得重視,它們分別是:

 

第一個問題,如果在埃及終于“正式確認俄羅斯客機系被擊落”的情況下,俄羅斯仍然沒有強烈動作以維護俄羅斯大國尊嚴、但又想繼續在西方迫切想實現的、所謂“烏克蘭與俄羅斯中東利益就地質換問題”上“拒絕走出不可逆轉”的一步,從而繼續在客機問題上做“鴕鳥”狀的話,國際社會就要高度警惕這樣一種可能性,即:土耳其擊落“俄羅斯國家英雄(蘇24)”一事,假如突然又被“土耳其的土奸”或者“北約內部的深喉”給弄成“土耳其軍機當時是越過敘利亞邊境、在敘利亞上空擊落俄羅斯蘇24”的局面,俄羅斯政府會落個怎麽樣的境況?

 

第二,在“第一”的可能性下,在東方評論員看來,埃及選擇這個時間點正式確認俄羅斯客機系被擊落,就非常耐人尋味了:它恐怕就與“ISIS"這張“狗皮標簽”的“張貼計劃”有關了。因此,作爲此事的後續發展,國際社會要高度警惕“敘利亞臨時停火協議”向“西方在完成中東金融防火牆的意圖上,呼籲包括俄羅斯、伊朗,中國在內的國家、按西方給出的、內核旨在‘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敵人’的‘敵我標准’,按西方所需的方案、方可集體切斷ISIS資金渠道”的方向快速演化!

 

第三,顯然,通過上面的內容,我們不難看出,西方在這個時間點也同時再提“M17事件”的意圖所在,其“提”的是“與俄羅斯有話要好好說的意圖”、但更是“原理”,是“說話要溫和、但手上要准備大棒”的“大棒原理”!

 

而G20央行與財長、就要在上海開會!而西方媒體已經在提條件了,要達成針對中國的“新廣場協議”!但在目前而言,先觀察“烏克蘭與中東利益”問題上,俄羅斯與西方能否相對順利交割吧!之前,東方時事解讀已經強調過的:自去年7月流、8月未央、九月授衣之後,不論是在決心還是能力上,沒有中國攪不了的局!所以,西方與俄羅斯之間,能否“相對順利交割協議上的利益質換”的問題,還或會有變數的!顯然,這取決于形勢的具體需要!因爲,攪局問題上,不僅有個“投入産出比”的問題,關鍵還有個“時間與空間比”的問題。

 

上海G20金融峰會之後,就進入3月了,針對3月,東方時事解讀有個觀點,“16年3月殲20提前入役,是大概率事件”,但,會否有“提前到G20會議期間”的可能性?

 

當然,殲20提前入役的時間,仍然是越晚越好,這不是技術上的考慮(這是很次要的)。而所謂 “越晚越好”,主要是指“中國戰略准備越充分,最終本質上人民幣渡大江的代價相對目前就越小!當然,這個“越晚越好”的時間段,從現在算起,並不多兩年左右。另外,除了這意思外,它還有一意思,意味著更重要的戰略武器恐怕就要面世了!所謂“面世”,仍然是“橫空出世、誰與爭鋒”之類的!

 

【新聞】菲西部軍區司令聲稱已爲南海“最糟局面”做好准備

《菲律賓每日問詢者報》21日報道稱,菲律賓西部軍區司令宣稱,總部位于巴拉望省的菲律賓西部軍區部隊已經爲“可能出現的最糟糕局面”做好准備,同時正在監視中國在西沙群島部署導彈的行動。

 

【新聞】王毅:小國不能以小欺大 奉勸菲不要一條道走到黑

王毅:“以小欺大恐怕也不行。我給大家舉個例子,菲律賓軍機去年一年大搖大擺的進入中國在南沙群島領空,50多次在我們的領空晃悠,這是大國欺負小國嗎?還是相反。他不就是認爲中國沒有跑道嗎?沒有機場嗎?他在提醒我們要做什麽。我覺得菲律賓不要在一條道走到黑了。”

 

東方時事解讀也多次提示,大意是:必要時,當著“美菲(其實是美日、美韓軍事同盟)軍事協議”的面,揪著“美國保護菲律賓”的領子,狠煽菲律賓的耳光,說白了,就是要“輕瞄著狗主人,先打狗”。

 

我們在觀察菲律賓的風險意識時,要結合中東的最新形勢去觀察。

 

之前,東方時事解讀曾經明確提示:一旦菲律賓主動向中國示好,就意味著中國在南海方向要有實質動作了,顯然,由于菲律賓跳得很高,拿它開刀並同時“開建”一條“無動力航母”的項目,是很值得考慮的。所以,菲律賓軍方突然有了“風險意識”!

 

外長就是外長,手裏明明開始揮舞大棒,且當著美國人的面,但,有理有利有節的話(他不就是認爲中國沒有跑道嗎?沒有機場嗎?他在提醒我們要做什麽。我覺得菲律賓不要在一條道走到黑了),卻說的滴水不漏!

 

【新聞】CFTC咨詢委員會:建議撤銷期貨合約數量限制

北京時間2月25日午間消息,據《紐約時報》報道,一份文件副本顯示,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以下簡稱CFTC)的一個大部分由能源和貿易界代表組成的咨詢委員會建議,CFTC應取消限制每名交易員在某些大宗商品(包括原油和天然氣)上所能持有的期貨合約數量的計劃。

 

在解讀這則新聞之前,我們先來複習一段2012年03月23日《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時事節簡版》的部分內容。

 

【●國際局勢“或”會上演一“可堪稱史上最大陰謀”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而值得南方經濟決策層、特別是中國決策層高度警惕的是,隨著“網絡戰1.0版”---“海空一體戰”的最新神話在“伊朗上空”最終“裸奔”,再結合“敘利亞局勢”有突然緩和的迹象,如果我們的預期不錯的話,那麽,國際局勢“或”會上演一“可堪稱史上最大陰謀”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即:

    第一,在“明修棧道”的層面,由于旨在“最大限度戰略施壓中國、最大限度戰爭警告伊朗”的“海空一體戰”之最新神話在“伊朗上空”最終“裸奔”,“一旦軍事打擊伊朗就注定無法全身而退”的“美國利益”、其“決策層”極可能“變本加利”對伊朗發出“戰爭威脅”!以吸引中國、俄羅斯等戰略資源的注意!從而迫使“最爲害怕中東大亂”的中東海灣國家“必須配合美國”的“暗渡陳倉”。

    第二,在“暗渡陳倉”層面,在“明修棧道”的策應下,運用一切經濟、特別是金融手段、也包括政治手段(類似希臘債務危機演化成政治危機),從而最大限度地施壓“歐盟利益”、迫使“本就有向外轉嫁危機之私心的歐盟利益”最終同意“美國新一輪量化寬松”,並在此基礎上,聯手“水淹南方”。

    第三,在“第二”的基礎上,盡一切手段說服“歐洲資本利益”、特別是“歐洲國家利益”與“美國資本利益”聯手,在“水淹南方”的過程中,利用“西方資本”把持的“國際金融平台”與“國際金融遊戲規則”、外加“西方資本”手中的“裁判權(交易規則的臨時變動與調整)”與“監察權(國際金融、特別是南方經濟的資金調度情況)”,借用一場“世界性的經濟危機、特別是金融危機”,頻繁制造市場的巨大波動,利用中國等南方“資本”急于避險、或者借機賺取利潤的心理,最後伺機以一種“歐美資本利益、甚至歐美國家利益聯手,或以其嘴中的“金融解釋權”,或以法律、行政手段、或幹脆以‘出老千’”爲手段,將“市場主要交易條件突然重置、或數次重置”,直至將以中國爲首的南方經濟手中的“歐美債權”給“徹底清零”,從而不僅可以極大緩和“歐美債務危機”,還可借機引發中國等南方經濟的經濟動亂、直至社會動亂。如果期間南方經濟、特別是中國在應對上“出現重大不可逆轉的錯誤”的話。

    而一旦南方經濟、特別是中國犯下大錯,就可繼續“水淹南方”的最後一步:對中國等南方經濟體的實體經濟、特別是金融機構,進行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兼並與大收購,站在“美國利益”的角度,這就將完成美國工業體系的“境外重建”進程,從而“支撐華爾街金融永動機”始終”永動”。

●不論是“水淹南方”還是“史無前例大規模兼並”,“歐美資本”並無絕對勝算

    而值得強調的是,這也正是我們在之前點評中,強調如下觀點的主要原因,即:在支撐著“美國全球戰略”的“美國軍事技術絕對優勢”之“神話”已經“裸奔”的情況下,“美國利益”恐怕“更加可能急于轉向”依靠經濟、特別是金融手段、對中國等南方經濟體進行攻擊。

    ●中國、俄羅斯爲首的“南方經濟”,事實上也獲得了“必要時、也將市場交易條件突然重置”的“能力”

    其“原因”也一如我們之前所強調,隨著最後一絲遮羞布被“強力扯下”,“美國軍事技術絕對優勢”在“伊朗上空”終于“裸奔”,結合之前的、“非美”的常規軍事實力與核實力的進一步提升,中國、俄羅斯爲首的“南方經濟”,事實上也獲得了“必要時、也將市場交易條件突然重置”的“能力”,比如“中東大亂外加中東、甚至全球核竟賽”,這種“重置”能力,對歐美金融交易平台是這樣的,對中國等國內金融交易平台更是這樣的。再次強調,人民幣突然或針對歐元、或針對美元大幅度貶值,並帶動東亞、甚至整個南方經濟貨幣或針對歐元、或針對美元大幅貶值,就是一種操作性極強的“市場重置能力”。

    事實上,這種能力,中國近期不是“因勢利導”地“提前預演”了一番嗎?某些邪惡勢力不會沒有看見吧?

    因此,不論是“水淹南方”還是“史無前例大規模兼並”,“歐美資本”盡管手握“貨幣霸權”及“金融規則”,但並無絕對勝算。因爲,中國爲首的南方經濟,在必要時,可以將整個規則徹底推倒,至于“歐美的新金融規則”是什麽,那恐怕就會由“歐美的人民”去決定了!

    而這,也是中國對“仍有機會全面接收美國資本流出”的“歐盟利益(包括歐洲資本利益)”要盡可能持“以鬥爭求團結”之“扶弱鋤強”策略的基礎。

    ●一旦“第一”與“第二”的情況出現,則中國國家資本要高度警惕一點

    第四,針對“第三”的極其危險性,我們再次重複並強調:一旦“第一”與“第二”的情況出現,則中國政府資本、甚至中國民間資本都要高度警惕一點,那就是:一定要從“全民族生死存亡”的高度,在國家層面,最大限度地統一對外資本、貨幣投資,特別是金融衍生品投資,原則上禁止任何“旨在指望通過歐美金融平台進行金融交易獲取盈利”的投資活動,我們再次強調:在“歐美金融平台”上,作爲“外人”,中國資本也好,其它南方資本也罷,永遠沒有通過“金融交易”去贏得“重大勝利”的機會,這一點,一如在中國境內潛伏的“熱錢”、甚至是“不計成本”的熱錢,只要中國自己內部不出問題,那麽,在“中國金融國內平台”上,它們也永遠沒有贏得“重大勝利”的機會。

 

結合此新聞,我們建議關注這一動態,一旦落實且相關其它手段跟上,則西方資本在“刻意公開宣示”層面、就等同完成了“合法的,隨時大規模出老千”的“技術准備”!

 

整理: 祎yi (微信號:Yi_Raymond)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版權保護:本網站登載資訊內容,版權屬網站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凡需訂閱網站相關資訊的用戶及有意在該網站刊登廣告的客戶請與我們聯系。
客服部電子郵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備案號:鄂ICP備11015647號